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锦鲤老太被全家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77章 谁觊觎你那一身腱子肉似的!

第77章 谁觊觎你那一身腱子肉似的!

        桑落心里一紧,这不都不疼了吗?药方也开了,照着喝就好了!慢什么慢?

        但这是总兵府,人家的地盘,只能像只鹌鹑似的低着头,听候发落。

        “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你这医师胆大得很,但医术甚好,免了你的顶撞之过。既然治好了我夫人,那我便赏你!”

        桑落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还好还好!赏就赏嘛,还要先敲打两句。

        王牧洵很大方,赏了桑落十两银子。

        桑落拿了十两银子便出了总兵府大门,其它的事交给府医便可!

        朴大人得知总兵夫人好了,大大地松了口气。

        府医看到桑落出来,连忙拱手,说:“桑大夫,医术果然高明。这跳一跳就能把总兵夫人的腹痛治好。这……”

        这让他以后如何在总兵府上混?

        桑落愣了一下,没意会他的意思。

        谦虚乃是美德,别人夸奖你,一定要谦虚。

        桑落便连忙回礼,说:“哪里哪里!不过是小常识罢了。”

        府医心里顿时像被扎了一刀,他忙活了一晚上没解决的事情,她说这是小常识?

        他感觉被这个女人鄙视了。

        桑落见府医顿时黑脸,眼神都变得不友好了,连忙改口。

        “呃……我官话说得不好,见谅!就是小尝试一下土方法。能缓解总兵夫人的腹痛,纯属侥幸,侥幸!”

        府医听完了,瞬间舒服了,原来是他听错了!

        “无妨无妨!能否说说原理?”府医又问。

        桑落没有藏私,如实作答,还说得特别详细。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不想初来大崎就四处树敌,毕竟这里民风彪悍嘛!何况她还是一个罪民。

        俗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没必要去堵自己的路不是?

        只要别人不主动招惹她或害她,她愿意对任何人释放她的善意。

        医学训科听说桑落治好了总兵夫人的腹痛,那是府医都束手无策的症状。顿时对桑落这个女医师另眼相看,果然是个有二三十年行医经验的。

        只要医术过硬,有没有参加过医考都不重要了。

        只是她一介女流,也不好让她一直在医署当职。便想着以后有什么棘手的病人就交给她了。

        “桑医师,果然医术了得。往后有什么疑难杂症就交给你了。平常也不必到医署里来报到。”

        “多谢训科大人体恤!”桑落可太开心了!

        桑落完事了,就去府衙接了小女儿和小孙子,牵着他们去了驿站找张大强。

        李小树扶张大强起身,到外头桌前坐下。

        张大强朝两个小家伙看了一眼,说:“你现在是走到哪儿,都得把他们俩带身边儿?”

        “是呀!放在家里不安全,有野猪在村子里出没!”桑落如实相告。

        “安置你们住的那地方有野猪出没?”张大强很是惊讶!

        “可不?整个村子的人都搬光了,连乞丐都不敢去那里落脚。朴大人倒好,把我们流人安置在那里。”

        桑落是有些不爽的,可他们现在这身份也不能要求太多,给个栖身之所就不错了。

        “他可能纯粹图省事儿。毕竟你们是流犯,那房屋田地空着也是空着,给你们住还有个人情在!”张大强那是一针见血。

        桑落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拿了地狱生存模式,那她除了面对还能怎么办呢?

        “知道了,你不用刻意提醒我。”桑落话题一转,调侃了一句。

        “对了,昨天你让人送那么多家具过去,是不是祝贺我喜获新居,从此过上与野猪共存的新生活?”

        张大强拿起手边的一杯茶,喝了一口,“不用太感谢我,举手之劳而已。”

        桑落朝他翻了一个白眼,“那我可太谢谢你了,就是些旧东西,居然开口要收我五两银子。”

        “不贵!也就五回针灸的价儿。”

        “呵呵!你存心的是吧!”

        “行了,不开玩笑了。”张大强说,“小树明儿回京复命,你答应我半年时间把我痛风治好的。你不是忘了吧!”

        桑落笑:“放心!我说话算数,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多时间在大崎耗着。”

        “反正我现在在养伤,也回不去了,你得对我负责!”张大强一脸赖上她的表情。

        “那你敢不敢跟我回城外的村子里住?我可没空天天往驿站里跑!”

        张大强等的就是这句话,在驿站住一两日自是问题不大,可没啥公务住久了驿丞肯定得赶他。

        “行!我跟你回村子里住。”

        他以身体尚未恢复,暂且留在大崎养伤为由,已经跟朴大人说好了。朴大人已经把他安置在了河铺村住。

        “张哥,你还伤着总要留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吧!等你好了,我们一同再回京复命。”

        张大强瞟了桑落一眼:“没事儿,这不有桑夫人吗?”

        李小树还是有些担心的,虽然一路上桑夫人是挺好的。可保不齐只是因为他们是解役兵丁。

        现在可不在流放路上,谁知道桑落会不会真心医治张哥。张哥现在干什么都不方便。

        桑落说:“我建议还是让李小树留下,毕竟那村子里有野猪出没。你一个伤员野猪冲你家里去了,你都拿它没有办法。”

        李小树连忙点头附和:“是呀!张哥,你让我留下来了吧!我一个人我也不敢上路呀!”

        “我真不能这么耽误你,我是为了治病,你呢?半年时间很长的,你再回京去不知道好位置都给谁占去了。”

        李小树还年轻,他是真不想耽误他的前程。

        “占去就占去了呗!我跟着张哥,我踏实!何况这一路我也不熟,一个人翻山越岭的我害怕!”

        “张大强,我只答应帮你治病,可没答应照顾你吃喝拉撒!还有,你别把我想得太好,除了有点儿医德之外,我并不是什么高尚无私的人!”

        “你吓唬我?你以为我会信?”张大强笑起来。

        “张哥,我信!你想想她坑你钱,你想想她让咱们俩给流人下跪,你想想她骗你吃内脏犯痛风?”李小树一件一件的事帮他回忆。

        wap.

        /132/132279/31329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