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婚当天,她身穿喜服带暴君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第26章 带回去,慢慢说给本宫听!

第26章 带回去,慢慢说给本宫听!

        老太君忙不迭磕头,“殿下英明!殿下英明!”

        司羡鱼不疾不徐行了个礼,“殿下误会了,我不过是在帮老太君揉揉肩,别人夸我孝顺还来不及,怎么能冤枉我要弑杀祖母呢?”

        老太君气得嘴唇都青了,“你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一屋子的人都看到了,还有老身这脖子上!这脖子上的血难道是作假的吗!”

        老太君用力昂着脖子侧过头,要把自己的伤口展示给所有人看。

        一阵诡异的静默。

        老太君还洋洋得意,“没话说了吧!人证物证俱在!”

        “老太君,你脖子上哪里有什么伤口啊?”司羡鱼叹了口气,“您是不是最近睡不好,都说胡话了?”

        “瞎了你的狗眼!我脖子上这明显——”老太君在自己脖子上摸了一把!

        然后,呆住了!

        “血、血呢?”

        她手上干干净净,根本就没有半点血红。

        “这不可能啊!老身刚刚明明脖子被割破了,怎么可能一点血都没有!”老太君用力就要再去抹脖子。

        司羡鱼一把扣住她手腕,手指关节恰好抵在她手上麻经,“老太君你可不能为了冤枉我硬是把自己的脖子蹭出血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那边还有镜子,不信你自己过去看看?”

        她只是飞快在老太君的伤口摸了一种透明药粉,可以暂时对伤口形成保护膜,溶解血色。

        这种东西都是在野外求生的时候常备的。

        因为如果有人受伤的话,血腥味很可能引来猛兽或者丧尸,对生存极为不利。

        再加上她刚才又是用手术刀割破的,伤口细而窄。

        两层原因叠加,自然看不出来。

        “镜子?”老太君一下想起来,“对,快把镜子拿过来给我看看!”

        她也怕自己把伤口给搓坏了,疼的不还是她自己吗?

        丫鬟马上抱了镜子过来。

        一照——

        老太君当即瞪大了眼睛,见鬼一般,“不不不!这不可能!刚才明明就是……”

        怎么连她自己都看不到脖子上的血了?

        难道这个司羡鱼真的懂妖法,居然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伤口愈合?!

        老太君顿时腿一软!

        “老太君!”司袅袅肿着脸过来扶住人,她这会这副模样都没想到居然还能碰上太子驾到,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能这么算了!就算老太君没事,可是咱们这一屋子的人脸都成了这样,她这是打老太君的脸!”

        老太君一看司袅袅那红肿的脸,简直心疼得不行,“对对对!不能放过!”

        司羡鱼低头一笑,“我可一根手指头都没动啊,这脸不是你们自己动手打的吗?”

        司袅袅头顶都快冒烟了,“是你下的命令!”

        司羡鱼纠正,“错了,是老太君下的命令,我只是问老太君,像你们这样违反家规的应该如何惩罚而已。”

        凤临渊一声冷笑,“巧言令色!本宫倒是很好奇你到底还有多少为自己开罪的托词,”他轻轻一抬手,“抓起来,带回去,慢慢说给本宫听!”

        “是!”

        侍卫九夜瞬间上前。

        司羡鱼立刻要退,九夜武艺高强,一下就挡住了她的退路,抓着她的肩膀往前一推,“走吧司小姐。”

        司羡鱼一个踉跄,却发现那力道看似吓人,但实际上自己的肩膀并不痛。

        不禁多看了九夜一眼。

        “太好了老太君,这次那妖女死定了!”

        人一杯带走,司袅袅就捂着两个火辣辣的脸颊站到老太君身边。

        想笑,但刚一动就扯到脸,痛得直抽气!

        老太君却直打摆,“孽障啊!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她这一被带走,咱们司家的脸面是别想要了!”

        司袅袅撇嘴,“咱们家还有什么脸面啊,她被太子殿下退婚回来那天,咱们家就已经丢人丢大了,也不知道二叔是怎么想的,这种女儿就该一条白绫,让她自裁好全了我们司家的名声。”

        不止是她,门口的司音音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凤临渊是恢复他不正常的正常状态了。

        她就说嘛,这么个阴晴不定、乖张诡谲的人物,怎么可能轻轻松松放过新婚之夜给他下毒,还主动退了他堂堂太子婚事的女人?

        先前的好说话都是伪装,凤临渊这个人,前期表现得越平静,报复起来就越是狂风骤雨!

        ……

        “阿嚏!”凤临渊突然打了个喷嚏。

        九夜立刻就拿来了披风,“殿下没事吧?”

        凤临渊眉头一蹙,眼尾扫出一道锋利,“谁说本宫冷了?拿走!”

        现在天气还未完全转冷,他一个人披着披风,岂不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身体不行,弱不禁风?

        九夜连忙低下头,“属下逾矩了——”

        “殿下何必逞能,冷了就添衣服热了就脱衣服,这原本就是很平常的事,太过在意别人的眼光,岂不是把别人看的比自己更重吗?”司羡鱼轻飘飘投来一句。

        她就坐在凤临渊的对面,在这辆宽敞的马车里,即使面对面坐着,他们之间也隔了足足一米。

        凤临渊脸色一沉,殷红唇角挑起,“本宫给你三分颜色你倒是敢开染坊了,什么时候本宫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置喙!”

        突然一颗绿色药丸递到了面前。

        凤临渊的火气“咔嚓”一下卡在一半,“什么意思?”

        司羡鱼的手举了举,“吃了它,对殿下有好处。”

        凤临渊阴测测看她一秒。

        司羡鱼左手一翻,又是一颗一模一样的绿色药丸,“不然你挑一个,另一个的我吃。”

        凤临渊一伸手,抓过了右手上的绿色药丸,塞入口中。

        表情微微一僵!

        “殿下!快吐出来!”九夜一看就着急了,连忙就要拍凤临渊后背催吐!

        凤临渊摆手,轻咳了一声,正襟危坐,“怎么是甜的,和我之前在御花园吃的那颗不一样。”

        九夜,“?”啥玩意?

        司羡鱼随手把另一颗绿色药丸吃了进去,含糊不清道,“这是糖,当然甜。”

        凤临渊,“你耍我?”

        司羡鱼微笑摇头,“没有啊,我说了吃了对殿下有好处。”

        凤临渊一声冷哼,“有什么好处,本宫怎么一点也没有觉察出来。”

        少女葱白似的食指点点太阳穴,“对这里有好处。”

        “大胆!”九夜的佩刀“蹭”一下就出了鞘,直接横到了司羡鱼的脖子上,“竟敢污蔑太子殿下脑袋有问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108/108981/28620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