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婚当天,她身穿喜服带暴君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第24章 老太君,生前何必久睡?

第24章 老太君,生前何必久睡?

        在司家。

        没有人可以违抗“老夫人”的命令!

        司羡鱼微笑颔首,“你说清楚了,我也听清楚了,我就是单纯好奇想问问,如果我不去会怎么样?”

        “你!”老嬷嬷在司家这么多年,还从没进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丫头,“大小姐可想清楚了!在司家,男人的事情归老爷管,女人的事情可都归老夫人管!”

        司羡鱼认真思索了片刻,说,“我想来想去,能被老夫人管到的事情,可能也就是我的婚事吧?”

        老嬷嬷冷冷一哼,“大小姐知道就好!”

        但凡是有些门楣的家族里,那个小辈女眷不需要讨好祖母和嫡母的。

        但凡惹了她们不开心,随手一挥,就让你下半辈子都苦不堪言!

        司羡鱼低头一笑。

        老嬷嬷一瞬间看得有些呆。

        就是这么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宛如一朵摇曳风情的水莲,就连风都在偏爱她,皓颈侧边一缕发丝轻轻一勾,让人简直移不开眼!

        “可是,我都已经和太子退婚了,放眼整个玄云国,谁敢娶我?”司羡鱼不疾不徐地问。

        老嬷嬷一愣,皱眉,“大小姐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吗!”

        司羡鱼反问,“那不然呢?反正婚事也没有指望,那我还费心费力去讨好老太太做什么呢?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她大步跃过老嬷嬷去,“我不去,回去睡觉了。”

        “你!”老嬷嬷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她在老太君跟前办事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这么下过脸子。

        说白了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她还搞不定?

        “抓住大小姐!老太君下了命令,今天就算是绑也要把大小姐给绑过去!”

        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只好吃罚酒!

        门外的丫鬟嬷嬷一下子挡住司羡鱼。

        脸上皮笑肉不笑,“大小姐,你还是跟我们走吧,你才刚来,可能不懂我们家的规矩,这老太君说的话,就算是老爷也得听,你要是不听,那可是不孝啊。”

        “是啊大小姐,不孝是大错,长辈要是气急了,就算是把晚辈打死了,那说出去,也是没有过错的。”

        司羡鱼抬眼一扫。

        整个院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下人。

        她有手段能对付几个,但是一人对抗这么多,无异于以卵击石,太不明智。

        而且……

        她这个人懒得很,能不动手的,尽量就用文明的方式解决。

        司羡鱼叹了口气,“不就是去见见老太君吗,我又没说不去。”

        老嬷嬷一哼,“大小姐能想通最好,既然你自己想明白了,那就走吧!”

        老嬷嬷对着晕死过去的杜春芳和司音音屈了屈膝,转身直接就走了。

        抱着杜春芳的司音音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望眼欲穿。

        她知道,应该是司袅袅那边起作用了。

        真想去看看司羡鱼的悲惨下场啊……

        “小姐?小姐?大夫来了!”

        突然身边的下人呼喊她。

        司音音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吸了吸鼻子,“大夫来了就好,我刚才就是太担心娘了,快让大夫来看看娘的情况。”

        ……

        静心苑,是司家位置最好,占地最大,修缮得最精心的院子。

        当然也只有司家最德高望重的老太君住在这里。

        司羡鱼被一大群丫鬟嬷嬷紧盯着,移步到了这里。

        刚要踏进大门。

        老嬷嬷突然“哎——”了一声,指着司羡鱼在半空中还未来得及落下的脚,“老太君正在小憩,谁都不准打扰。”

        这不扯呢吗。

        刚才还风风火火找人去拿自己,这会就睡着了?

        老嬷嬷的手指头往外扫了扫,“大小姐到外面跪着等吧。”

        司羡鱼的微笑颔首,然后下一秒,一只脚跨进来,另一只脚也跨了进来,随意一扫衣摆,扬声就朝里面喊,“老太君!我是羡鱼,我来了,您快醒醒吧!”

        老嬷嬷,“!!!”

        她完全被司羡鱼这操作给秀麻了,第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

        这会赶紧冲上去,伸着手臂就把人往外赶,“大小姐你不能进来!老太君说了,让你跪着等!啊!”

        老嬷嬷突然尖叫一声!

        捂着手臂震惊瞪着司羡鱼,“你做了什么!”

        司羡鱼眨巴眨巴眼睛,“你猜?”

        不过是撞了她的曲池穴,让老嬷嬷半边身体麻痹罢了,这就怕了?

        越过老嬷嬷就继续往里冲,“老太君快醒醒!我来了!您找我来您自己却睡着了,这不合适吧?该不会是得了嗜睡症吧?哎呀这事可不得了,得赶紧找个大夫看看啊!”

        老嬷嬷赶紧用另一条手臂去抓司羡鱼,却突然另一边也是一麻!

        司羡鱼直接穿过外间,越过屏风,撩起纱幔。

        “老太君!”

        然后就看到一头银发的老妇人正威严地端坐在梨花木太师椅上,一双眼睛锐利得像两把刀子,直勾勾扎在擅闯进来的司羡鱼身上。

        “成!何!体!统!”

        “嘭”地一声,直接砸了手边的茶盏!

        杯子四分五裂,一屋子的人全都吓得一个激灵,就连平日最受老太君宠爱的司袅袅,也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

        只有司羡鱼,长睫一垂,瞥了下溅到自己脚边的瓷器碎片。

        鞋尖轻轻一踢,“不是说老太君在小憩吗?现在的狗奴才真是胆大包天,主子还在屋里呢,居然张口就来,按照规矩,是不是该拖出去打板子?”

        两条手臂都麻痹了的老嬷嬷连忙跪下哭嚎,“老太君你要给老奴做主啊!老奴不过是替老太君传句话,大小姐就把老奴记恨上了,不仅打了老奴,还往老奴身上泼脏水!”

        说着努力抬了抬自己的肩膀,“老太君您看,老奴现在两只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大小姐下手可太狠了啊!”

        老太君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司羡鱼你放肆!我屋子里的人也是你能教训的!给我跪下!”

        司羡鱼眼睛一眨,眼神澄澈而真诚,“我是担心老太君您的身体才闯进来的啊,而且事实证明这老刁奴就是在说谎。”

        老太君嘴硬,“我刚才就是在小憩!你打扰我休息,罪加一等!”

        司羡鱼叹息一声,“老太君这可不行,死后必定长眠,生前何必久睡?”

        “你!你!”老太君气得“蹭”一下站起来!

        /108/108981/2859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