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王妃超难宠在线阅读 - 第903章 萧侍卫太,放肆了

第903章 萧侍卫太,放肆了

        穆凌薇听后才知道,原来女人就是本地的村民,这附近还有一个村庄,因为太后征用了香山做寺庙,所以这里才发迹了。

        自从寺庙修好后,附近的村庄也真的变了,来这儿烧香的香客多了,就带动了这里的经济,所以百姓的生活也变得富裕了,这算是一个良性循环,绝对不是传说中的菩萨显灵的结果。

        至于香山的迷雾,她也觉得诡异,这里的海拔并不高,至少在盛夏时,热得她想钻进冰窖里不出来,所以这种高度的山不可能一整天迷雾,中午烈日当空时,迷雾会亮开。

        她又不由想到了龙氏的术法。

        她想问:在香山寺修好之前,这里也是迷雾朦胧吗?

        不过,她这样问就显得特意了,只表现出也很期待去欣赏一番香山的美景。

        君墨寒了然,也没准备在茶摊多停留,拉着她的手就走了。

        满天见两人并没有多问什么,想说,其实他也听说过香山的美景非常独特的传言,毕竟曾经他也跟着陛下来香山探望过太后娘娘。

        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听这里的老人议论过,香山寺未修之前,也是普通的山,不过香山寺修好之后,请了菩萨入住才这样的,这里的菩萨之所以灵验,可能是太后的慈悲感动了上苍,这里的菩萨会时不时过来巡视,所以就造成了迷雾朦胧的美景。

        满天也知道,这些都只不过是有人故意营造的传言罢了。

        这边,穆凌薇见他这么着急,也没来得及和老板娘说再见,道:“还早呢,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君墨寒突然搂上她的肩膀,十分无耻的,声线也透着丝丝暧昧,悄声道:“我可不想在清心寡欲的寺庙里过夜,早去早回,带你去玩。”过夜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穆凌薇满头黑线,脸颊羞红,顿时觉得羞耻极了,他的意思是说要和她住一个房间。

        满天牵着两匹马又抬头望天,他已经习惯了萧侍卫的霸道,动不动就牵手搂腰,还亲了额头……

        满天扶额暗忖:昨夜亲了唇瓣,今天亲了额头,萧大哥还要不要脸?我可是皇上的暗卫,这让我回去怎么向皇上回话。

        满天还想喊一句,这不是还没有成亲吗?

        萧侍卫太放肆了。

        不过在他们离开后,茶摊也真的迎来一队穿着奇装异服的人马,休息片刻之后,他们也借着求神拜佛的理由正准备赶往香山。

        店家暗忖着:香山这么出名了吗?

        另一边,穆凌薇也是第一次和君墨寒这么明目张胆地“闲逛”,虽然是在无人的地方,偶尔也有路过的百姓朝他们看过来,不过庄稼人不像城里人,也没过多地把视线停留在他们身上。

        树荫下斑斑点点,林间有微风吹拂,他带着她到了一处断崖,只觉得视野十分空旷,这种地方也十分危险。

        果然迷雾朦胧,美若仙境一般,现在是上午,山间有这样的美景很正常,两人也没把心思放在上面。

        君墨寒突然道:“马上就要到中秋节了,这个季节也是农忙的时节,希望今年有个好收成。”

        穆凌薇被他牵着手,突然抬眼看了他一眼,她明白君墨寒的意思,他从早春忙活到立秋,只有百姓丰收,粮仓充足,他的努力才没有白费。

        不管任何时代,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只有满足这样的条件,他才有底气做更多事情。

        她道:“中秋节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代表的不仅是秋收节,还有阖家团圆,幸福美满,我还真有点想念皇奶奶,她一个人守在那里,一定守得很艰难,如果她能像我们一样,自由自在地游山玩水就好了。”

        他停下脚步,看向她,道:“她不喜欢这样优哉游哉的日子,那里是皇爷爷的家,他没了之后,她就没离开过那里。”

        满天见两人浓情蜜意的,也没跟得太近,因为他们的小动作实在辣眼睛,他宁愿从来没有跟出来过,所以他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他也突然想到山里野味多,就准备在附近转一转。

        穆凌薇有些伤感,想了想也觉得正常,如果不是太皇太后一直在皇宫里和沈太后等人虚与委蛇,君家的江山还不知道被他们怎么败呢。

        君墨寒又道:“今年是赶不回去陪她过中秋了,不过咱们争取回去陪她老人家过年。”

        穆凌薇点了点头:“恩,我也好久没有见小宇了,他怎么样了?”

        君墨寒摸了摸她的脸颊,见她红唇诱人,忍不住俯身亲了她一口,道:“托了你这个姐姐的福,他好得很。不过他每天都很努力的练习武功,在军营里锻炼,他自己如果足够努力,不出三年,就能看出他到底是人才还是蠢才。”

        穆凌薇又被他偷亲,不自觉地朝满天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他突然不见了,只有两匹马栓在树上,君墨寒却越发放肆想要亲吻她的唇瓣。

        顿时,只听林间传来“咚”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声。

        穆凌薇连忙推开他,道:“佛门清静之地。”

        他凑近她的耳朵,道:“你听到的钟声是在深山里,离这儿还远着呢?再说这里又不是真正的佛门,顶多算得上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可能还有秘密,甚至军须库可能也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她又问道。

        “其实我也不敢确定,只是刚好太后住在这里,猜测的罢了。”君墨寒又道:“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军须库,并且有专人掌管……”

        穆凌薇明白,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军须库和粮仓,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闯入人家的核心之地。

        君墨寒又拉着她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直接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搂着她的纤腰,解释道:“就算是假的,你还真以为她是来修行的啊!事情没有阿慕解释的那么简单,他的话不可全信。”

        他说话也有所保留,不是他多疑,而是他天生敏锐,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穆凌薇心里也有很多疑惑,她还是低喃道:“但是我还是希望阿慕是我看见的这个样子。”

        君墨寒见她把心事都挂在了脸上,就知道她把“亲人”两个字看得很重,比如穆凌宇,阎家,梁家人,甚至可能只是她叔叔的阿慕。

        她的内心其实很渴望亲情,甚至超过了他给她的爱情。

        穆凌薇想:即使是前世,她也没有得到父母的爱,唯一的温暖就是师傅,今生这么多人对她好,她也希望他们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