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17章 傲骨不惧世苍桑

第17章 傲骨不惧世苍桑

        第17章    傲骨不惧世苍桑

        先前的师鉴想冲却是冲不起来,现在有了一匹好马的他,在人家开始冲锋当中、他也策马挥枪的向着人家发起反冲锋。而他之所以不驱马直冲人家本阵,是因为他知道他根本就靠近不了——他冲不过人家的箭阵!

        师鉴也知道对方是想抓了他,否则人家直接来一阵乱箭齐射,转眼什么事情也没有了;而他则是想着怎么能更多的杀敌,每多杀一个,他的心会感觉更轻一些。

        纵马似风,流星样的刀光中,枪影莽如龙;

        气势如虹,马蹄阵阵里,喊杀声并金器交鸣:

        怒目睁,血花荣,雄狮岂于鬣狗从!

        颜若冰,铠染红,杀敌不为功、只盼靖安宁;

        山河比命重!纵身穷,魂飞空,亦播信念与赤诚。

        骄阳升起傲苍穹,莫之敢撄!笑,也有脸面鸿蒙,不愧对列祖列宗。

        攻势如潮似浪涌,几度交锋,铠挂花、三骑载空青;尘生烟,声成雷,涛袭宛云又侵,电光间再见雨飘零。

        几度驰骋、几次交手,师鉴身上挂彩的同时,对方三人又被他挑于马下,唯有最后的那位不敢靠近他的宛如挂在远方的一颗孤星。然而,也就是在这时,从敌人的本阵当中又‘轰隆隆’的驰出一支百人队!挥舞着手里的刀、嘴里嚣叫的他们,再一次的冲着师鉴杀来。

        这,似乎是正合了师鉴的意!于是,连缓一下都不曾的师鉴,策马反冲了过去。

        此时的师鉴确实是有点战神附体的意思,虽不敢和人家历史上的赵子龙比,然在他的枪下、那也是出枪即毙命!因为,他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他在用他身上的伤换取对方的性命。

        百人队对付一个人,也不可能再用波段式的冲锋!近乎于是绕着师鉴的冲锋当中,敌人是想着谁有可能会成为杀了或伤了师鉴的幸运儿;而宛如一头狮子的师鉴,则是在交战当中一直在谋算、谁才是他真正下手之时的倒霉蛋儿。

        交战当中,总有人当了幸运儿;可一个幸运儿诞生的同时,也必定会有一位倒霉蛋儿产生。师鉴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但浑然忘却一切的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很好、而且是越来越好!他感觉,自己能把这百人队,全都留下。

        感觉上去,情况好像也是这般!战斗刚开始时,师鉴对于手里的那支枪很是陌生,他怎么都觉得这枪不顺手;恰在先前和敌人那五人队交手当中,他也是在一直的和手里的枪磨合:随着手感越来越好,师鉴手里的枪也是越来越犀利——而这犀利却完全是隐在堂皇之中。

        师鉴那看似大开大合的枪法当中,总潜藏着出则无迹、宛如毒蛇的锋芒:从这枪法当中也能看出,似乎他所使用的枪法,还相当的不一般!可是,他会枪法吗?浑然不顾一切而只想着杀敌的师鉴,战斗当中也只是在本能的应招出招而已,他是不会去想太多及顾及什么的。

        “噗!”的一声,那有点成累赘的铠甲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师鉴又被人砍了一刀;好在,敌人手里的弯刀毕竟都属于是轻型武器,师鉴的伤也不至于太重:而他中这一刀的同时,他也出枪了!不过,其后的他又不得不赶紧的回枪,用以封挡那紧随而来的又一刀。

        师鉴这一次的出枪,无果!在和这百人队的交战当中,他已经对同一个敌人出了三次枪,而那狡猾的家伙次次都是躲了过去:而他欲致之于死地的,是人家这百人队的百人长。

        也就是说,三次出枪无果的师鉴,已经因为一个敌人的白白挨了三刀。这怎么能让他心里不产生怒火?实际上,怒火早已在他的眼中点燃了,因为他的双眼早已发红。

        然而,祸不单行!枪出无果而挡防之后,根本就还没容得他再有出枪的举动,突然间他的身下不稳——砍人不死的敌人、终于是按捺不住的对他的马下手了。

        “噗通”的一声!马倒地。顺势滚下马背的师鉴,根本就没有起身的情况下,忽然脚下生根的来了个膝盘:旋身的同时,借势挥枪向着另一边紧随冲来的一骑之马蹄,大力抽去。

        一个横扫,对方的马也‘噗通’一声倒地;而此时盘膝的师鉴又旋身而起,随即一枪似电的向那摔下马背的敌人刺去:烟尘散去,展露出来的,是那载花戴誉而撗枪的师鉴。

        此时,可以说师鉴处于两匹倒地的马中间。或许是这种情形形成了一定的障碍,敌人并没有紧随其后的继续冲来;或许,停下来围着师鉴的敌人,也在想着再这样的擒拿师鉴到底值不值;又或许,是敌人中的那位百人长想亲自和师鉴好好的较量一下!只见,围着师鉴的敌人中,那百人长策马而出。

        “你很好,来!”那百人长对着师鉴招手;他的语气并没有褒奖的意思,反而是带着明显的怒气。而此时的师鉴,怕谁?一震手里的枪,毫无畏惧之色的师鉴沉稳的迈步来到了空处,继而举枪直指那百人长。

        骑乘战马的百人长,冲过来当中犹如狂蟒,然而这一回合不管是他、还是师鉴,都未曾有机会出手。师鉴没出手,是因为他想直接杀人、或是伤马;而那百人长不曾出手,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使用的弯刀,而他也预防着师鉴会拿他的坐骑下手:可以说,百人长占了马的便宜、却也因为马的有点小吃亏,同时师鉴也占了长兵器之利。

        第一回合,那百人长从师鉴身边冲了过去。兜住马头、回过身来的二次交锋当中,似乎是下了狠心的他,改变计划的直接策马向着师鉴撞来!用意很明显,他打算用自己的马之性命,换取自己的胜机、或是于师鉴的徒劳消耗中寻觅战机。

        对方有马、所以速度很快,先不说此时的师鉴身上已经带有大大小小的伤,就是他身上的那铠甲也是他移动身形的一种负担;况且,一心想多杀几个敌人的他,还想宰了这个‘官’之后再多杀一些小喽喽:所以,他想保持更多的体力。

        这一次敌人冲过来,师鉴并没有试图闪躲,正如对方所想、他想先杀了对方的马;不过,不同的是,在伤其马的同时,师鉴也在预备着怎么躲过那马的撞击和对方手里刀的劈斩。

        这一回合,他们两个都有着自己的想法,都有着自己的谋算。那百人长,似乎是想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证明自己的勇武;而师鉴,也仅是想在自己的杀敌数目上,多加一个‘一’:结果……总是出人预料的!

        ‘踏踏踏’急速马蹄声中,‘当’的一声响起!携风冲来的百人长,其手里劈斩师鉴的一刀,被师鉴撗枪挡住了。

        然而,挡住了敌人这一刀的师鉴,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他计划当中的举动:因为,他没想到对方手里的那柄刀,会携带着那么大的力!他是用枪封挡住了人家的刀,可那刀也震得他手臂发麻、虎口震裂——然而还不仅仅是如此。

        ‘当’的一声刀枪交鸣之后,随之的就是‘喀嚓’的一声响起!师鉴手里那刚和他熟悉了的枪,折了。也不知是因为手臂的发麻、还是因为没料到枪会断,敌人一刀之后的真正擦着他的身子而过去的瞬间,师鉴显得有点发怔;而也就是在他发怔的同时,突然‘嗖’的一声响在他的耳际:察觉情况时,他的胸膛被突然射来的一支冷箭,直接贯穿。

        这支偷袭师鉴的箭,所携带的力量也绝对不小,而这也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噔噔噔’的、禁不住,师鉴还是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看他的架势似乎……

        师鉴没有倒!差点因为惯性而倒了的他,最终还是在紧咬牙关当中挣扎着直直站在了那里,他手里还分别握着那断成两截的枪;低头查看自己胸前插着的那根箭当中,或许是嫌那箭太碍眼、碍事,扔了右手中那枪的后半段,他只手直接折了那箭的尾段:其后,右手握着那前半截枪的他,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他显得就是一柄枪!同时,他这柄枪的锋芒还遥指那百人长——他邀对方再战。

        战斗当中师鉴的双眼早已通红,而此时的师鉴面色也是如血!紧咬钢牙当中他的怒目如电,从中迸出来的那直透人心的寒芒,直射那百人长。而那百人长,好似还真是有很大的功利心:挥舞着手里的闪亮亮的刀,收住势头的他重新策马向着师鉴冲来,好像他欲亲手斩下师鉴的首级。

        此时的师鉴,唯一有所感觉的,就是他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不过,他也有着一股直接捅破天的力。憋着一口气、调动自己一切能调动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唯只是杀了对方的意念强烈的直接从他的眼神中喷出:盯着对方当中,他做好了拼死最后一击的准备。

        怎么应对敌人、怎么出招,这一回的师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打算,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这一方面的意识。面对急速逼近的敌人、面对敌人那霍霍刀光,在敌人的马前、他突然如插上了翅膀一般的高高跃起;手里的半截枪,突兀的被他挥舞出无数的枪影,而向着那马上的敌人兜头笼罩了过去。于此同时,他的嘴里也下意识的宛如霹雳般的喊了一声,道:“天剑!”

        这一刻,除了那百人长骑下的马没发愣外,这一区域所有的人、甚至是连时间,都突然间的停顿了、呆愣住了!

        在那百人长的眼中、感觉当中,他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了一片无际的星空中:天突然的黑下来了,眼中所见全是那点点闪烁寒芒的繁星;他的刀光还在,却是宛如贼星!因为在无数的繁星之间,他那刀光倒好似是在逃——弧光——显得是那么的仓惶。

        此际的他感觉自己很轻,轻得就彷如是尘土中生出来的烟!轻飘飘的他,飘于万星笼罩当中,却是根本就忍不住的去探索星空的奥秘。如梦,宛如在梦中的百人长,忘记了醒。

        在现场一圈儿包围着师鉴的那些人眼里,也只是一刹那间,他们看到师鉴突然飞身而起的扑向了那百人长,于此期间忽而舞出一片绚烂的枪影;接着,那好似是被吓傻了的百人长,就这么呆愣愣的直接被人家师鉴一枪刺透了头颅!同时,师鉴用自身,把对方直接从马上给砸了下来。现场的这些人清醒过来时,所见到则是那摔在地上的师鉴,仍旧那么挣扎着最终还是站立了起来。

        要说发怔时间最短的人,那还就是师鉴本人了!不过,他的这发愣,也仅是一个念头突然在脑中划过的时间。杀敌之心实在是太强、太盛的他,也根本就没有想着去揪住这一丝‘灵光’,而去想想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他的意识当中,似乎对于自己突然使出这一招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就好像这本来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杀手锏似的。

        现场,除了那百人长,全都清醒了!清楚自己处境的师鉴,稳稳的稳住自己而站在那里:他的神色中似乎是带着诸多的不甘,但他却是在悠悠然的整理自己身上的那铠甲、以及整理着自己的头盔;而他满含蔑视的抬眼望向那一圈儿敌人时,迎上的是一片覆盖过来的乌云——那是向他攒射而来的箭。可是,当此这时,他脑中所想的却是:若枪再好一点那该多好啊,若……

        一个恍惚,耳中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但这声音也只是响在师鉴的耳中,而并未传入他的脑中。心里虽有诸多的不甘,但整理身上仪容的师鉴,其实是在等着死亡的降临——他想品一品这他还从未品尝过的死亡到底是什么感觉。

        另外,他之所以整理身上的铠甲什么的,那是因为他是一名保家卫国的兵!虽然世人总是看不起兵丁,总是说什么好男不当兵之语,然而他却是以自己身为一个兵而自豪。

        整理身上,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配得上一个合格的兵,配去见自己的先辈、配去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面见祖辈,没有一个好的仪容怎么行?他没有给自己的祖宗丢人,他没有给列位先辈丢脸。

        另一方面,整理身上的他,其实也是整装待发!活着的时候战得不尽兴,死后到了阴曹地府,他还要和敌人彻底的战个痛快——他要一切敌人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生命在急速的流逝,死亡就在即刻的眼前,然而师鉴却是早已有了自己身后的打算。可是,就在他战意仍旧高昂、战气仍旧按捺就等爆发当中,意识上忽然的一个恍惚——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站在了人家那小叶的面前。

        站在小叶的面前,对于这个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兄弟、对于这个自己十几年来的‘家’,师鉴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相对而言,似乎,他对那古战场更熟悉、似乎他就是那里那时的一个人。而站在小叶面前的他,脑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想:‘难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阴曹地府?’可随即,当脑中诸多的记忆浮上心头时,他沉默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再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了。

        此时的小叶,再也不在那里扮帅的装酷了!他好似是突然间的变成了一个好奇宝宝,似乎有无数的好奇想从师鉴身上得到解决,可是师鉴并没有理会他。况且,小叶也非常清楚当前师鉴的状况——

        小叶,最终还是赶紧对师鉴道:“小石头,你的考核结果是‘合格’。现实中有人在叫你,你还是赶紧去休息一下吧,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沉默的师鉴,点了点头,继而他返回现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