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13章 更见翠绿愈茁壮

第13章 更见翠绿愈茁壮

        第13章    更见翠绿愈茁壮

        假期结束、师鉴的作息也恢复,当他拿着两罐咖啡豆来到吴老师家的时候,给他开门的当然是那一早就来的‘林飞’。当师鉴把咖啡豆送给吴老师,并说这是柔姐姐给其品尝的,吴老师这时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当学习时间结束该回家之时,欲回的师鉴在半路却是被先走一步的林飞给拦住了。

        那林飞,先是给师鉴来了一通的摆事实讲道理!用意是说明他们两人是师兄弟、他是师鉴的‘哥’。其后,作为相互帮助的证明,他要师鉴给他说一说吴老师都有什么喜好、都喜欢些什么。

        这在师鉴看来,也没有什么,所以他虽然没多说、但也没有少说——所以!隔天之后的再来时,他被吴老师当着林飞的面,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从老师训斥的话中,师鉴这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原来,就在昨天,深恐吴老师会区别对待的林飞之父,带着老多的礼物又来拜访了。因为收了师鉴送来的‘礼物’,所以吴老师这才也不得不收下人家林父的东西,可这算是怎么个事儿?

        吴老师之所以会翻后账,当然不是真的要训斥师鉴,只是借着训斥而告诉林飞以后不要再搞这些玩意儿!否则,他谁都不教了、也乐得清闲。

        而之所以拿师鉴说事,也是吴老师没办法、他总不能拿人家刚来的林飞立威吧?真要这样,他可真有点区别对待的嫌疑了。

        说来说去,吴老师毕竟是还了解师鉴,和师鉴也早已熟悉的宛如一家人!虽说训斥的时候毫不心慈,可事后也给了师鉴不老少的温柔:因为,学习时间结束,师鉴被留下来了。

        且不管师鉴被留下,这在林飞的想法中是怎么回事,但真实的情况是师鉴正享受吴爷爷和吴奶奶给他的无尽温柔!也是在这其中,吴爷爷这才跟他说明了今天训斥他的缘由。

        吴爷爷这是怕师鉴心里不好受、会有不好的想法,然而他哪儿能体会到身为孤儿、却心思敏锐的师鉴之想法?莫说现在师鉴是知道了前因后果,就算是在吴老师训斥的当时,师鉴的心里也没有一丝丝的抵触情绪——反而倒是有一种些微的轻松。

        倒不是说师鉴有一种受孽倾向,只是从小到大,他是真的没被什么人训过!谁都是把他当心肝宝贝的对待,这让他反而是生出了一种有点虚假、反不是正常的感觉。在他的想法里,谁训斥他、谁就是真的对他好,这也是一种亲情的表现:这种表现,他品尝的真是不多。

        所以,在吴爷爷和吴奶奶原本是用来宽慰、宽解他的时间里,他所享受到的全是满满、毫无瑕疵的幸福温情——他是爷爷奶奶的宝贝孙子。

        或许是因为林父的关系、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虽说师鉴和林飞在一个老师跟前学习,但实际上他和林飞并没成为真正的朋友。相互留下联系方式,这还是用于人家林飞时不时就询问他一些什么东西,或是林飞病了的让师鉴代他向老师请假。

        林飞总是请病假,关心——更多是怀疑——之下,师鉴这才知道林飞并非是真的因病不能来;而是因为发现在吴老师这里其实学不到什么东西,故而暗中又同时投到了另一位‘大师’的名下。林飞还笑话师鉴傻!说他什么也没学到的情况下,还整天承受着两手的巨大痛苦、还那么的认真。

        可师鉴,真的痛苦吗?手疼是真的,可手疼却让他感觉自己的心里很轻松、很踏实,他的心里其实全是幸福和开心。这,其实是除了林家父子外,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人家林家人才会说他傻。师鉴的这一‘傻’,就傻到了十年之后;而十年之后,他的傻,还在继续。

        十八岁了,昨天刚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大学学业而毕业的师鉴,今天是来和吴老师说明情况的。

        大学毕业,这只是普通大学(简称‘普大’)毕业;若师鉴以后想从事什么研究事业,他其实还可以在学院里继续学习的。不过,对于一般普通大众来说,从这普大毕业也就足够了!而师鉴,也没有从事什么研究的想法。

        因为毕业、他以后就不能一直生活在福利院里了,也就是说他以后将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不能来吴老师这里继续学习了!今天的师鉴,就是特意来这里向吴老师说明这一情况的——不过却是在今天完成了吴老师让他完成的任务之后。

        这么多年了,现在的师鉴每次从吴老师家离开的时候,其手虽然依旧是感觉有点难受,但也绝没有如小时候那般的疼痛。因为从始至终,吴老师教给他——或说是他们的,也只是魔术施展当中的基本功!其他的,吴老师说让他们自己去看、去研究,去解析人家其他魔术师的表演;进而从人家的表演当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魔术。

        吴老师说,一个成功的魔法师,其实只要掌握有两点就足够了:其一是扎实的基本功,其二是具有敏锐的眼光、及一颗聪敏的脑袋。作为一个老师,他只教他及他们应该学习的!其他全靠他们自己。这,也是林飞为什么对于学习魔术越来越不上心,从而也仅是顶着一个‘吴大师弟子’的名头之原因。

        因为离别,师鉴在今天的练功当中非常的专注,可以说比之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专注!他这是在用更加的专注,来减轻他心里的那种难受。埋头练习,浑然没察觉时间流逝的竟然这么快的他,最终还是被吴老师给叫停的。

        坐在那里、低头而沉默的师鉴,也只是在下意识的缓解手上的难受感觉,他没有说话;而好似了解情况的吴老师,今天也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微低着头,他也没有说话、甚至是都没有急着让师鉴赶紧回去的用药水泡手。现场,也只有那紧挨着师鉴而坐的吴奶奶,她在那里绷着身子、瞪着一双亮莹莹的眼睛,不时的看看那个老的、不时的又看一看那个一直沉默的小的,她也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

        “快毕业了吧?”静默的现场,似乎是为了打破这种令人感觉压抑的氛围,那沉默的吴老师忽而向着师鉴开口问道。“是的,老师!昨天刚毕业。”师鉴回答的看上去很干脆,然而在其的回答当中,总让人有一种好像是他不知该怎么说的感觉。

        “哦?成绩怎么样?”没有任何意外神色的吴老师,问道。师鉴回道:“优异。”

        “嗯。以后有什么打算,还继续吗?”‘嗯’了一声的吴老师又问。师鉴的头没有抬起来,他嚅嗫的说道:“我……老师……我明天可能就要去军训了,这得有两年的时间;而且……而且我也没打算去搞什么研究——我要去参军。”师鉴最后一句话,说得非常的干脆。

        默默的点了点头的吴老师,这时候道:“好,好啊!我该教的都教了,该跟你们说得都不知说了多少遍了,也是到了该毕业的时候了。以后怎么样,就看你们自己的了!不过,你没有让老师失望。”

        顿了一下的吴老师接着又道:“我想说的是!古之清明常‘会有’,今日慷而勿需慨;长风破浪正当时,何不扬帆济沧海。希望你,以后也不要让老师失望!去吧、去吧,老师也有点累了。”“去什么去!”一直在一旁潜伏、埋伏着的吴奶奶,这下是终于找到突袭的机会了。

        犹似怕师鉴会跑了似的、一臂揽过师鉴,一手握着师鉴的手好像是在给其轻揉的吴奶奶,这时低头问道:“怎么样,手还难受的厉害吗?”师鉴赶紧回道:“不厉害,只是稍微有一点发木。”那吴奶奶立即说道:“那不用急着回去了!陪奶奶说会儿话。”

        见自家老婆子把师鉴给拦住了,那一直显得深沉的吴老师,这时也从其眼中迸出那种饶有兴致的神色。只听吴奶奶接着说道:“我跟你说,以后你不能来了、我们也打算去福利院生活了;不过我们也不去其他的地方,就去咱们县的养老院。以后,你要是回来,可一定要记得来看奶奶啊!”

        本能的点头当中,师鉴又听吴奶奶道:“还有!以后再见到那老家伙,就不能再叫‘老师’、而是要叫‘爷爷’。也就是说,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孙子、我们就是你的爷爷奶奶!你要是敢不来看你爷爷奶奶——哼!我就让你爷爷打断你的腿。记住了没有?”

        “奶奶,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常回来看你们的。”师鉴满含坚定意味的道。吴奶奶满眼笑意的满意当中,又道:“来!跟奶奶说说,你以后真的打算去参军、一直在军队里发展?说说你是怎么想得?你……”在吴老师——不对!是爷爷的侧耳当中,师鉴开始和奶奶说起了他的想法。

        大学毕业之后为期两年的军训、也只是军训,这个时候的训练成员,真要说起来顶多算是预备役。这是国家对于这些学子最后的一次培养,也是他们这些人在步入社会之前,最应该去上的一课!这一课,也将是他们这些人,终生都难以忘怀的一课;而他们在这时所学习的课题,就是怎么去当一个合格的中国人。

        为期两年的军训,其训练量什么的虽然远没有正规军人那般的程度,但对于他们这些刚彻底脱离‘孩子’身份的人来说,那也将是他们从未有过的。不过,有付出就有回报!他们的收获,从一个‘人’的角度来说,那也将是他们一生当中最大的一次。

        两年当中,他们这些人都将会有大变!男的,或许他们以前是只虎,可开始军训之后他们就会变成一条虫,其后又会变成一条龙;而女的,原来的她们可能是姹紫嫣红的花儿,可开始之后她们会变成一片翠绿的草,最后又变成斗艳争芳的奇葩。

        到军训结束之后,男的还好说一点,顶多也就是气质上会有大变;可当那些女的重新化妆的出现时,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美丽……军训所改变的,也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的外形外貌!可以说军训之后的他们很多人,连他们原本的理想什么的,都会多多少少的发生一些个变化。

        比如,一开始还有些对于未来有迷茫的人,现在会坚定、也会更加的相信自己;比如会有更多人,把自己的事业放到公安或民警等的之中,也是用这种为人民服务的事业,来更进一步的证明自己的人生意义和价值。

        而实际上,这军训,也是对于他们这些人的一种潜力评估!这‘潜力’,涉及方方面面,如他们每个人的思想品格、在什么方面更擅长或有什么擅长等。

        若是在军训当中表现的不错,情况符合,他们当中也会有人先一步的收到来自国家单位的邀请;同样,其后,会以学校的名义向各个公司等的事业单位推荐。这邀请和推荐,都是从这潜力评估中来的!当然,最终拿主意的,还是他们个人、自己。

        师鉴想去参军,这只是他的志愿,最终能不能如愿,这也要在‘潜力评估’当中来。他也知道,自己也有可能会在某些方面不达标;但他也考虑好了,若是不行、他就直接跟着柔姐姐干!

        而他的参军,实际上最终也是为了柔姐姐——他想跟在柔姐姐身边的保护她、他想为柔姐姐做点什么。当然,若是国家需要,其他的一切免谈!因为相对于柔姐姐这个亲人,国家就是他的父母。

        因为离别,今日一天都显得沉默的师鉴,直到坐下来和吴奶奶说了好多之后,他的心情这才稍稍的好转了一点。然而,眼看就要六点了!按照孤儿院的规定,六点他是必须要回去的,虽然他已经这么大了、但这一规定他也必须遵守。所以,他的心情又变得有点难以述说,似是有些焦躁、又似大山压身。

        明莹的眼睛下意识的扫了一下吴爷爷和奶奶,也就是在他的这一扫视当中,气氛忽然的又压抑了!其实什么也没想,师鉴托着奶奶的手站起身来;想说很多、或是想说什么,但意思也只是从他的眼神中透露、嘴唇哆嗦的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忽而,放下手里奶奶的手,师鉴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两步之后,他突然回转身、面对爷爷奶奶他‘扑通’一下跪了下去!并且,一连给吴爷爷和奶奶叩了三个头。

        这头,是他应该的:一,吴爷爷是他的老师;二,这么多年里,他吃了多少奶奶做的饭、吃了多少奶奶给他预备的好吃的,他从吴爷爷和奶奶这里得到了多少的关怀及关爱?三,他是爷爷奶奶的孙子!

        “爷爷,奶奶!孙儿给您二老叩头!”拜后,在吴奶奶回过神来的赶忙扶起他之前,师鉴眼光莹莹的说道。“快、快!你……你这孩子……我……”扶着师鉴的奶奶哭了,她有点语不成声。

        师鉴没容奶奶多说,起身的他望着奶奶、轻轻唤了一声‘奶奶’;而后扭头看向身旁另一边的爷爷时,在爷爷的眼中也是水光泛泛当中,他道:“爷爷,我……我走了!”

        爷爷似乎是想说什么,可师鉴却是慌忙、犹似逃的一般扭头就走。出门,三五步后,耳中听到身后追出来的奶奶嘴里嚷着道:“小石头,要记得回来看奶奶啊——”“奶奶,我记住了!爷爷,你们快回屋去吧,外边起风了。”

        回话的师鉴,头都没敢回!因为外边的‘风’,早已眯了他的眼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