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9章 无言欢快竟假象

第9章 无言欢快竟假象

        第9章    无言欢快竟假象

        柔姐姐发给师鉴的那个代码,其实也只是一个凭据,也可以说是一张门票:意义是告诉数据中心,她和师鉴是一起的,由于师鉴还是个未成年人、所以在其中的一切消费都要算到她的账上。当然,这其中,也具有一定她是师鉴暂时监护人的意思。

        这一次登陆之后,师鉴还是出现在他和小叶的家里;在和小叶打了声招呼后,他推开的那个房门,就不再是学校、而是虚拟地球中的电影院。可能是柔姐姐有什么不方便、或是被什么事情拖住了,所以来到这里的师鉴,也只好是先等一等了。

        等着柔姐姐来的师鉴,其实并不知道柔姐姐之所以来迟,那是因为其正在调取他的信息、以便查清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而师鉴见到她时,虽说柔姐姐的脸上依旧是有那么几分不快,却也并未表现的那么明显;同时,就像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一般,她还听了一遍师鉴给她说的事情经过:其后,宽慰了几句师鉴的柔姐姐突然改变了主意,她拉着师鉴转而直接去了‘游乐场’。

        ‘电影院’还处于真实的虚拟地球上,可‘游乐场’的所在,就是另一个虚拟地球了!实际上,除了一颗与真实地球毫无二致的虚拟地球之外,还有好几颗虚拟地球:这些虚拟地球,全都是以真实资料为基础模拟出来的,基本也全都是游乐性质;其所有人,要么是企业单位的联合体,要么就是单独的某个公司;此外,属公司或个人所有的,当然也就还有更多由这些游乐地球延伸出来的‘产品’。

        形象上,真实的虚拟地球就宛如一颗恒星,而在其周围有十颗左右围着其公转的行星,而这些行星又有着各自的卫星:它们彼此实际上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最高权力还是最中心的那颗地球拥有。

        师鉴他们是乘坐‘星际特快’赶往目的地的,而这目的地则是一个植物、动物的乐园:这整个‘地球’上生活着的,全都是各个时代的动植物,按照年代性分割开来、成为一个个独立的游玩区。

        这里师鉴当然是来过的,但他是跟孤儿院的伙伴们一起来的,而不是和学校里的同学一道来。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这里既是他们这些孩子的游乐地,也是一个学堂!他们可以从这里,了解关于动植物的一切知识。

        ‘特快’,把他们大家带到云层上就不动了;之后结合师鉴的意见,柔姐姐拉着他乘坐着一朵云,直接飞到了海面上:当他们两人各被一个气泡包起来的置身海底、当师鉴的气泡首先破裂时,随后的他们两个,眨眼已是各变成了一条鱼!

        要是气泡不破裂,师鉴本来有单纯在海里观光的选择;气泡的破裂,也就意味着他更乐意于加入海里各种动物的游戏当中:所以,柔姐姐也只能是跟着了。

        看上去,一条小小的傻兮兮的小鱼,正在一条大鱼的监护下,于海底各色珊瑚间流连。那小鱼好像是对什么都好奇!且不认为自己很笨的它,一直在试图脱离人家的管护,它好像是一直在跟人家藏猫猫。

        不时的,它会突然从海葵的触手当中窜出来:面对人家监护者,它瞪着它那懵懂的圆圆大眼睛,好像是在说人家找错人了、它是一只小丑鱼。

        偶尔的,它会挤进人家正玩儿着的小鱼当中,当它的监护人找到它时、它又好像是在说:你找谁?我爸爸妈妈不在家。

        它的监护人被气着了——因为最后一次揪出它来,可是费了人家老大老大的劲儿!人家乌泱泱一大群小鱼正在搞‘军训’呢,它忽然溜进了人家的队伍当中,它的监护人找到它、还是因为它跟不上人家的节奏而被甩出来的。

        所以,揪出它来后,监护人张着一张大嘴开始气急的追它了!而它不知怎么搞得,趁着人家一条鲸鱼打哈欠之际,它直接跑到了人家鲸鱼的肚子里去了——这可如何是好?所以,跟着进去的监护人,和它一道观摩起了人家鲸鱼的体内构造。

        它们两个出来了!是在鲸鱼打喷嚏当中,直接被喷出来的。一出来,它的监护人就欲张嘴对它吼什么,可是……它监护人的嘴可能是太大了,因为监护人‘一不小心’一下子把它给吞到了嘴里。也许……它的监护人,原本只是想亲它一下的?或许……这位监护人用来保护自己孩子的方式,本来就是把孩子给藏进嘴里?

        总之,当它好不容易又出来后,监护人又开始死命追着它不放——就好似是它的监护人非常的气愤!因为,它宁可让人家鲸鱼亲,也不让其亲。无比美丽的大海里,一条大点的鱼和一条傻不愣登的小鱼,玩儿得那是一个不亦乐乎的忘乎所以。

        从海中出来、置身于海面之上时,师鉴和柔姐姐已经乘坐在一朵白云上;很可能是想休息一下,所以乘坐着白云的他们,开始观光起了这充满无尽生机的地球。然而,有点玩疯了的师鉴,在看到一群猴子的时候,他又耐不住的落到了地面上!而柔姐姐,只是在空中看着他,好像是要看他接下来怎么玩。

        落到地面的师鉴,倒也不是要和人家猴子玩儿,而是他突然想起人家孙悟空驾驶筋斗云的一幕:降落下来的他,实际上就是想学那一幕!可是……

        降落地面的师鉴,会立马变成了一只小猴子的样子,他想学人家齐天大圣:可现实却是,当他是猴子时、他跳不上‘筋斗云’;而当他跳上‘筋斗云’时,他又直接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这怎么行?实验了两下总也不成功的他,把求助的目光望向人家空中的那位‘观音大士’!奈何人家女菩萨,并没有给他什么‘三根金毛’,而是一直在那里望着的微微而笑。

        师鉴,还就真不信了——他还就和那朵云较上劲了!可是,他绝对想不到他的报应来了,也因此他把人家‘观音菩萨’给‘打’下来了。

        处于观光状态,他们是隐形的,也就是说没有生物能发现他们;此时的师鉴可是身在一群猴子的边上,在那些猴子的眼里,它们只看到一只小小的猴子在那里不住的跳脚,却看不见师鉴面前的那朵云。

        那些猴子也都是智能虚拟出来的,或许是为了增加玩乐性,在师鉴急切的蹦蹦跳跳当中、忽而一只母猴子主动跑了过来!接着,人家一把把他给搂进了怀里,就好像是要带他回家一样、人家带着他就要上树。

        这下子,师鉴可慌了!他一边在人家猴子的怀里不住的挣扎,一边还对人家忙慌的嘴里嚷嚷着:‘错了、错了!我是要当齐天大圣的人,我不是你的小猴子!’师鉴嚷嚷当中还试图让人家柔姐姐来救他,可是那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早就笑倒在白云上了、人家好像就是在报复他。

        师鉴,很郁闷!他撅起来的嘴,都能直接挂上酱油瓶子了。

        此时他,头上戴着一个人家猴子给他的简易花环,脖子上还戴着一串纯粹是用各种果子穿起来形成的项链:无论怎么看,此际的他看上去都有点沙僧小时候的样子——可他原本是想当‘大师兄’来着!他之所以噘着嘴,那是因为要带他回去的柔姐姐,人家一直是在那里笑个不停。

        师鉴此时的郁闷,毫无疑问、那完全是基于满心的开心和快乐之上的!和柔姐姐分手、而回到‘家里’之时,他显得有点雀跃、拉着人家小叶不放的跟人家道那些柔姐姐的‘可恶’。奈何,那小叶同样是个非常可恶的家伙!所以,还没怎么的呢,他就抱着人家小叶的开始练习起了‘自由式摔跤’——那个闹腾啊……

        第二天,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没大碍的师鉴,决定脱离伤员的队伍。今天没有任何的任务,吃过早饭会和伙伴们一起去养老院、以陪爷爷奶奶们玩儿的他,在吃过早饭之后这才有心给人家交警队王队长家里打了个电话!也是到了此时,他才有心情打出这个他一直记着的电话。

        在电话中,先是给人家王阿姨道了歉;其后,这才和人家说他打算后天早饭后,带着小伙伴们去其家里玩儿。也是藉此,他打算后天和伙伴们一起去现实中的游乐园玩儿,因为王阿姨家紧邻着。

        这等于是他已经安排好了他后天的事情——之所以空出明天,那是因为明天柔姐姐会来!他计划着明天打电话和吴老师请假,好空出所有的时间来陪柔姐姐。

        福利院就是师鉴他们这些孩子的家,整个福利院就是师鉴他们的天下!而养老院,就是他们爷爷奶奶住的地方。

        早饭之后,师鉴他们这些孩子排着整齐的队列、迈着非常一致的步伐,他们就这样向着爷爷奶奶家进发。而一进养老院的大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指令、他们就宛如听到枪声的小鸟——瞬间飞散的跑去找自己的爷爷奶奶了。

        新的一天,宁静的养老院,总是从这热闹中开始!

        在养老院,师鉴他们会‘扶着’爷爷奶奶散步,会给爷爷奶奶捶肩揉腿,会听爷爷奶奶坐在那里给他们讲故事。当然,也会因为他们的,总给各位爷爷奶奶惹来诸多的‘争端’!

        比如此时的师鉴正和媳妇儿一起孝敬自己的爷爷奶奶呢,在他正给自己的爷爷捶腿当中,一旁没有人伺候的那位‘李爷爷’有点眼热、有点气不过了:他用非常惑人的声音唤师鉴过去,以图让师鉴孝顺于他。

        正一眼嘚瑟、满脸享受的这位,不干了!他立马吹胡子瞪眼的对那李爷爷道:“老李头,你干嘛?想抢我孙子?你骨头痒痒了不是?小心我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李爷爷也急了,他气急的道:“呦呵!王老头,有孙子给你壮胆器、你硬气了是不是?来来来,我苦练了九十多年的太极拳,还真没暴露过!我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

        李爷爷居心不良,他就是想把王老头从享受窝里拉出来。奈何,人家王老头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一个天桥把式——人家就是光说不练、人家不上套儿!

        王老头做了个起身的假动作,其后又悠悠然的躺在了他的那躺椅上,继续享受着宝贝孙子的孝心。并且,其没好气的嘴里道:“消停点吧、老李头!我这是懒得动,我要是动真格的,你还真不一定是对手。另外,我警告你!再敢抢我孙子,小心我哪天趁你不注意、往你茶罐里放盐。”

        “你敢!”老李头真急了!威胁了一句之后,他又于探头凑近几分当中、压低声音的道:“你要真敢往我茶叶中放盐,我就告诉‘小丽’你偷偷和人家‘阿芬’眉来眼去!到时候,看我们谁更倒霉。”

        ‘小丽’,是此时正在师鉴媳妇儿手下享受的王老头老伴儿,‘阿芬’的老汉两年前过世了。王老头也只是因为不想让‘阿芬’在心理上感觉孤单,这才和人家走的有点近;再说了,都是这么大的人了、都是黄土快埋到鼻子尖儿的人了,谁还有其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花心思。

        不过,一听人家老李头这么一说,那王老头倒好似是真有其事似的!他偷偷的回头瞄了一眼自家媳妇儿,而后缩了缩脖子、缩了缩身子,怎么感觉此时的他都像一只乖巧的老鹌鹑。很明显,这一次和人家老李头的交锋,他败了!不过他确也在享受——这确也是真的。

        师鉴笑了,接着老李头笑了,再接着王老头也忍不住的笑了!其后……师鉴媳妇儿笑了,紧接着王老头老伴儿小丽也笑了。整个养老院,被包围在了一片暖洋洋的阳光当中,似乎是连那刚露头的太阳都笑了!

        如师鉴所料,却也非其所想:原本估计应该是明天才能回来的柔姐姐,没想到今天就赶回来了!而其的回来,是在师鉴的晚饭时间。

        柔姐姐一来,整个孤儿院里的孩子顿时开锅了!因为柔姐姐不仅带来了各种美味吃食,还给他们每一个都准备了一份玩具什么的礼物。

        原本的晚饭,忽而变成了一场晚宴,而这晚宴当中当然就有节目表演了!孩子们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彰显他们的开心,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欢迎他们的柔姐姐——都玩疯了。

        小伙伴都在玩,由于历史伤情、师鉴还是被大家当成伤员对待;但他一点也不孤单,因为欣赏表演的柔姐姐,来到了他的身边。

        晚饭时间柔姐姐的突然回来,这让师鉴非常的高兴,一见到柔姐姐、他就显得非常的激动——就像其他的伙伴一样的激动。可当其他的小伙伴们,都围着柔姐姐的表达自己的激动时,师鉴却是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大家的哄闹、看着柔姐姐:他,似乎是在刻意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似乎是在克制着自己的什么。

        此时,小伙伴们已经开始表演,来到他身边的柔姐姐让师鉴那闪闪的大眼睛迸射着某种光芒!他好像是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和柔姐姐说,然而最终的他并没有开口、也没容得他有开口的机会。

        柔姐姐巧笑嫣然的来到他的身边坐下,一坐下就二话不说的拿起他那只有伤的手查看。师鉴刚想说自己的手已经好了、已经不疼了,可话还没说出、他就忽而从柔姐姐那温暖的手上,感觉到了一种凉凉的凉怡!

        这种凉怡很是舒服,恰如柔姐姐手上的那种温暖,然而这凉怡出现的更是令师鉴感觉到了新奇!更新奇的,还是在其后他应着柔姐姐的话语而检查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腕是真的一点都不疼了、就好似是从来没伤过一般。

        师鉴一直都知道柔姐姐的身份非常神秘,但他还真是不知道这神秘当中,竟然还有其是一位魔术师的身份!感受着手腕、他把惊奇的目光投向了那柔姐姐,没想到柔姐姐却是神秘的低头对他低声道:“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的秘密。等你长大了,一切都会明白的!”

        师鉴点了点头,他下意识的往柔姐姐身边更靠近了一些;而柔姐姐,则是一手握着他的手,同时又伸出一手从后边的揽住了他:师鉴,顺势依在了柔姐姐的怀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