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阿爸救命啊

第八十五章 阿爸救命啊

        又是周一,提前来到灰雾之上的克莱恩,把玩着世界先生的真身,忽然想到晋升之后自己就应该能通过非凡特性占卜魔药配方了。

        “秘偶大师……灵体之线……美人鱼……”

        要到哪里寻找美人鱼呢?不知道神灯知不知道这个……

        默默盯着手里的非凡特性好一会,他忽然具现出一张羊皮纸,写下占卜语句。

        “许愿神灯历任主人许愿后的结果。”

        克莱恩重新闭上眼睛,然而与预想中的一样,一片支离破碎的灰色雾气弥漫,并没有形成有效的画面。

        克莱恩不自觉的开始轻敲桌面,思索了一会,羊皮纸上的字迹忽然改变,形成新的占卜语句:

        “我使用许愿神灯许愿有危险。”

        黄水晶灵摆垂于纸面之上,克莱恩一遍遍反复默念,灵摆开始缓慢转动,顺时针。

        有较小的危险,这与阿罗德斯的说法不一致啊。

        巍峨空寂的宫殿里,一道道身形接连浮现,1349年最后一次塔罗会,准时开始。

        ……

        红蔷薇庄园。

        埃德萨克王子无声地叹了口气,打破沉默,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

        拿到克莱恩已经准备好的调查报告,他转头吩咐老管家:

        “你送莫里亚蒂侦探出去……”

        距离脱离舞台只有一步之遥,克莱恩心内越发焦急,他不动声色地跟着老管家离开在他看来如深渊一般可怖的庄园。

        坐上马车,看着红蔷薇庄园的大门一点点变小,克莱恩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回去就立刻收拾东西,假装离开,然后换一个面孔,随便找个贝克兰德周边的小镇呆上几天,找莎伦他们问问能不能做个假身份,顺便等等神灯,如果……我就一个人,去大海上寻找美人鱼。

        突然,马车门无风自开,一道身穿繁复沉重长裙的女子身形凭空浮现,白皙纤细美丽的手指上那枚硕大的蓝宝石迅速映入克莱恩的眼帘。

        克莱恩所有的寒毛都炸了起来,每一个毛孔都在淌汗,他腰背微弓,肌肉紧绷,随时准备从窗户窜出马车。

        一瞬间,克莱恩开始后悔用神灯交换了魔药材料,毕竟只有0级封印物才能抗衡0级封印物。

        对啊,我为什么会想用神灯换魔药材料?明明再等几天我就能从机械之心那里拿到赏金了啊。

        我已经被安排过了!

        克莱恩感觉寒意如毒蛇沿着脊柱一路向上攀爬。

        突然出现的女子,仰起圆润秀丽的脸庞,克莱恩脱口而出:

        “特莉丝!”

        不知怎的,克莱恩竟突然想起自己还曾乱想过,如果塔利姆的朋友喜欢的是同性,可以卖给他们其中一个人刺客魔药。

        塔利姆啊,我很可能要去陪你打牌了……不对,我是应该去深黯天国还是完美之地呢?

        “我就知道你认识我!”

        特莉丝笑得开心又甜蜜。

        “快去值夜者、代罚者、机械之心举报我,让他们快点来抓我!”

        “我现在被她们改名叫特莉丝奇克。”

        “我……”

        克莱恩来不及咒骂,左手接连打出响指,一丛丛火焰腾起,铺向树林深处。

        阿爸救命啊!

        召唤了白骨信使,又赶紧转告正义小姐立刻去黑夜教会举报。

        刚刚回到现实,就看到几道熊熊火焰划过长空,瞳孔中的赤红迅速扩大,瞬间覆盖了所有视野。

        “握草!”一直没有真正说出口的词汇终于犹脱缰的野马奔腾而出。

        克莱恩就像真正的小丑,在燎原的火海之上跳来跳去,上演着惊心动魄的生命礼赞。

        我真的不想被火葬。

        突然,整个世界仿佛凝固了下来,视线也一下模糊,瞬间天地倒转,赤红扭曲,克莱恩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猛然一勾,以无法抵挡的势头穿梭在混乱的空间中,眼前什么都看不清楚。

        然后,克莱恩被从什么地方抛了出来,他头晕目眩,一阵阵恶心,缓了好一阵,才勉强恢复,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似乎是贝克兰德郊外的不知道什么地方。

        一盏金灿灿的油灯正被自己抓在手里。

        “怎么样,是不是刚刚好?”

        克莱恩听出了欢脱和洋洋得意。

        “嗯……谢谢!就是有点晕。”

        “男人就是要开快车!”

        克莱恩心中一动,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

        “罗塞尔说的,懂的都懂……”

        “你很了解他吗?”克莱恩状做随意地问道。

        “怎么说呢,他曾经拥有过我。”

        “然后呢?”

        “然后他就死了。”

        短暂的沉默,克莱恩的眼前的色彩忽然突兀地鲜明起来,仿佛一副奇异的油画徐徐展开。

        一道戴着丝绸礼帽,身着黑色礼服的身影勾勒而出,他用满含沧桑的褐色眼睛看了看克莱恩,然后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

        “还以为我又迟到了呢,上次,抱歉了。”

        “阿兹克先生!”

        克莱恩欣喜地看着属于廷根代表回忆的熟悉的人出现在眼前。

        “遇到了什么事情?”

        “是在廷根安排我的命运,害死我的那个人,他又来到了贝克兰德,我无意中被卷入,刚才差点被天降陨石烧成灰烬。”

        克莱恩简短地概括了事情的经过,接着又说:“我获得了一件神奇物品,它突然将我带出了火海。”

        说着,克莱恩将神灯拿到胸前,打算递给阿兹克先生。

        阿兹克却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盯着眼前的神灯出神地看了一会,喃喃自语:

        “我小时候见过它。”

        “在父亲的宫殿里。”

        沉默了好一会,阿兹克迷茫的神情有所收敛,他郑重地对克莱恩说:

        “不要向它许愿。”

        “它对您恢复记忆有帮助吗?我可以将它交给您保管一段时间。”

        阿兹克忽然呵呵笑了起来,他温和地说:

        “不用,我对它没有太多印象,但是克莱恩,你绝对不能将它交给任何人,因为别人的许愿现在应该都会累积到你的身上。”

        “据说,持有者能对它许十个愿望,但是许第三、六、九个愿望时就会诡异而凄惨的死去。”

        “对于一些特殊途径的非凡者而言,死而复生也是有条件或者次数限制的,绝对不要好奇去尝试。”

        “我知道了。”克莱恩诚恳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