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勇敢者酒吧里的聚会

第五十四章 勇敢者酒吧里的聚会

        抓紧时间对默尔索进行通灵后,克莱恩的眉头皱了起来。

        伊恩·赖特的委托居然涉及到因蒂斯的大使,这有些麻烦啊。

        盯着一点也不恐怖的尸体看了很久,直到默尔索的非凡特性都已经析出,克莱恩也没有决定好如何处理这件事。

        经过反复的思考,以及占卜,克莱恩决定报警。

        他先是用默尔索自己带的匕首重新划开了他的喉咙,之所以不是其他地方,他不知道这被恢复完整的尸体上是否还有能证明死因的证据,所以还是得再次割喉,制造相同的死亡现场。

        克莱恩一点也不怕官方调查员中存在强力占卜者。

        等会我将所有的涉及非凡因素的物品都带到灰雾之上,就算永恒烈阳来了都占卜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

        至于这盏神灯,克莱恩已经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阿拉丁神灯,至于阿拉丁是谁,这不重要。

        我在灰雾之上都占卜不出神灯的信息,相信永恒烈阳也不能。

        处理好尸体,他环顾整洁的客厅,琢磨怎么才能破坏最少的物品,制造打斗后的场景。

        克莱恩先是把贵重一些的瓷器拿到其他房间,留下最便宜的一些,然后小心翼翼推翻茶几和椅子,之后将茶几上的物品凌乱的撒了一地,又将客厅可能被撞到的物品全都推翻,最后他狠心摔碎了那些便宜的瓷器,又砸坏了一个椅子。

        不知道事情过去之后,神灯还能不能再帮我将它们恢复原状。

        处理好所有的事务,他将最后的非凡物品神灯拿回二楼的卧室,他不敢直接将这件物品带到灰雾之上,他隐约有种直觉,不能将这件物品带入灰雾之上。

        他弄乱弄脏自己的衣物,准备出门报警。

        经过警察局半日游后,克莱恩终于被于尔根律师保释回家。

        周日,克莱恩修复了被他自己破坏的家,总共还不到一磅。

        本来以为这一单会亏本,没想到还能剩下4磅,神灯这个能力还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触发条件是什么。

        这盏神灯就这点不好,没法占卜,能力都得我自己摸索,没有使用说明书真不方便。

        他很想现在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试验一下神灯砸人的命中规律,但是他担心还有官方的非凡者在监视他,就没敢带着神灯去做奇怪的事情。

        无论军方会有什么动作,那位大使先生肯定会报复我,无论是我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还是我杀了他们的人。

        我需要一些自保的能力,先去买点枪支和子弹,如果可以,最好请个非凡者保镖。

        一个不擅长攻击的序列8,也没有封印物可以用,真是没有安全感。

        不对,我还有一盏不知道有什么能力的神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用。

        克莱恩决定晚上就去伊恩提供的地址购买枪支。

        在出门前,对于是否带上神灯,他有一些犹豫。

        他现在急需力量保护自己,很想快点开发出神灯的能力,以它不可占卜表现出的位格,起码是0级封印物,这么恐怖的东西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可是它稍微有点大,不好携带。

        或许我可以按照腋下枪袋的思路,发明一个便携式腋下灯袋。

        克莱恩的脑海里一下出现这样一个形象,一个标准鲁恩绅士,穿着黑色的风衣,带着丝绸礼帽,提着手杖,左边腋下鼓鼓,挂着枪袋,右边腋下也鼓鼓,挂着灯袋。

        他摇了摇脑袋,将画面晃碎,然后将神灯留在明斯克街15号,自己去了贝克兰德桥区的勇敢者酒吧。

        买到了枪,却没有请到保镖,克莱恩有些遗憾的回到了家。

        转眼,又到了周一。

        在塔罗会上,克莱恩发布了刺杀因蒂斯大使的任务。

        散会以后,考虑到大使未死,必有后报的设定,他决定再去卡斯帕斯那里碰碰运气。

        这次,卡斯帕斯介绍他加入了一个非凡者聚会,并收取了2磅的巨额介绍费。

        我不想做侦探了,我想做中介。

        克莱恩在心里悲哀地呐喊。

        一间只点了一根蜡烛的昏暗房间里,几个被长袍兜帽黑铁面具全副武装的人,正在秘密聚会。

        一位疑似药师的男子推销了他最拿手的的壮阳药,一位疑似背后有工匠的女子兜售了两件武器。

        克莱恩努力让自己显得经常参加这种聚会的样子,决定出手默尔索的非凡特性,以此换取能提升自身能力的物品。

        默尔索的非凡特性被聚会的召集者买下,这让克莱恩怀疑他是通知者途径的序列七。

        忽然,克莱恩心中一动,他所了解的这个途径的非凡者知识都很广博,他斟酌了一下措辞,语气诚恳地向那位自称智慧之眼的老先生提出了一个问题。

        “您渊博的知识令人敬佩,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当然,您可以根据问题的内容索要相应的报酬。”

        对于这个要求,智慧之眼老先生明显很感兴趣,他笑呵呵地示意克莱恩提问。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件神奇物品,它是一盏黄铜质地的油灯,它的外形像微弱水壶,据说拥有十分神奇的力量,您……”

        克莱恩的话语一下子卡住了,他看见就在智慧之眼老先生的头顶上,一盏金色的油灯安静的悬浮在那里,整个画面滑稽又恐怖,顶着油灯的老先生依然眼角带笑地望着他,周围一个个带着兜帽和面具的人们,也都毫无察觉得看着自己。

        它怎么跟来了!

        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见!

        刚刚那一个瞬间,克莱恩差点吓得跳起来,然而他拼命控制住表情和语气,继续将问题问完。

        “您听过说这样的物品吗?”

        还好我是小丑,还好我带着面具。

        克莱恩内心一阵翻涌,脑海里忍不住涌出更多更惊悚的画面。

        坐在单人沙发上的智慧之眼老先生,忽然奇怪的站了起来,他伸出手,快速从自己的头顶上一抓,然后将金色的油灯托在面前,对着克莱恩诡异一笑,阴恻恻地说:

        “你说的是这盏油灯吗?”

        “我……”

        克莱恩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跌了下去。

        啪嗒一声,椅子翻倒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惊醒了众人,智慧之眼老先生依然坐在沙发上,他嗓音苍老的问道:

        “什么委托?”

        看到克莱恩不小心坐歪了椅子滑到了地上,他忍住好笑,又重复了一遍。

        “你刚才说有一个委托,是什么委托?”

        克莱恩又羞又囧地扶起椅子,又坐了上去,当做刚才的事情不存在一样,接着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得罪了一个……”

        他的余光瞄到旁边的茶几,上面安静的摆放着本该在明斯克街15号二楼卧室的神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