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占卜

第五十二章 占卜

        穿过疯狂的呓语与嘶吼,来到灰雾之上。

        恢宏巍峨的宫殿,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以及二十二张高背椅,全都无声驻立在灰白的雾气之上。

        克莱恩坐在青铜长桌上首,具现出黄褐色的羊皮纸和黑色的圆腹钢笔以及那盏金色的油灯。

        他抓起钢笔,唰唰写下占卜语句:

        “我手中这盏油灯的来源。”

        他一手持握油灯,一手拿起羊皮纸,默念占卜语句,后靠椅背,闭上了眼睛。

        一片扭曲混沌的天地里,概念和规则仿佛被实质化,疯狂、混乱、扭曲、分裂充斥空间,一盏金色的油灯悬浮在这方天地中,一团淡白与漆黑凌乱交缠盘绕的雾气不断扭曲变化着,辐射成各种不可直视不可名状的形态,它狂乱地嘶吼着,被不可抗拒的无形之力撕扯,逐渐靠近油灯。

        画面只是一闪,克莱恩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其中的内容,一股巨大的,狂暴的,混杂疯狂呓语,绝望嘶吼和无穷信息的洪流,跨越时空的距离,真实与虚幻的界限,直冲克莱恩而来。

        剧痛袭来,克莱恩连惨叫的时间都来不及,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迅速畸变成一团扭曲的怪物,脑袋好像一下子被撑爆了。

        然后他直接从灰雾之上坠落,灵体回归身体,晕倒在还未彻底打扫的客厅地板之上,灵性完全枯竭,濒临失控。

        王子川忽然从客厅茶几上的神灯本体处钻出,看着躺在地上的克莱恩不禁啧啧称赞。

        “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旧日!”

        要不是我一感受到联系就立刻隔绝对我本身的占卜以及信息的扩散污染,怕不是要直接全书完。

        占卜高位存在会反向获得知识,关于旧日、外神等的知识可不是克莱恩现在这个阶段能够知道的。

        地上的克莱恩依然处于昏迷当中,他眉头紧皱,身体不自主的颤抖,明显处于极度的痛苦中。

        不过王子川检查了克莱恩的情况,认为他问题不大,过一阵子,灵性恢复一些就会醒来。

        夜色渐深,绯红的月华透过窗户洒在客厅的地板上,折射到整个空间,让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淡淡的绯红。

        静谧的深夜,克莱恩悠悠醒来,有那么一个瞬间,他还以为又回到了刚刚穿越的那个夜晚,一样的绯红,一样的头疼欲裂。

        但是他很快清醒,想起自己是因为占卜一件诡异的非凡物品被反噬,灵性耗尽才会导致如今的样子。

        他一阵阵后怕,抬头看向茶几,那件奇异的油灯依然被放置在原来的位置,但是,这次克莱恩看向它的眼神无比复杂,甚至还有一些恐惧,仿佛在看什么不可知的洪水猛兽。

        它竟然有如此高的位格!

        堪比永恒烈阳的层次!

        它应当与邪神有密切的联系。

        唉,要怎么办呢?这么危险的东西,如果能请教一下阿兹克先生就好了。

        克莱恩伸手摸了一下冰冷的铜哨,仿佛能从这个铜哨中汲取勇气和力量,他觉得内心得到了一点点慰藉。

        可是我没有办法给他解释我死而复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因斯·赞格威尔的事情,我不想将阿兹克先生卷入其中。

        再次看向茶几上危险的油灯,将它丢掉的念头疯狂上涌,又被用力压下。

        如果还在女神的教会,还是值夜者的话,我……

        克莱恩笑了笑,转身向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准备趁天还没亮抓紧时间休息,恢复灵性,保持状态。

        既然没有办法,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只不过今晚可能没有被子可以盖了,夜里天气这么阴冷,壁炉也没有生火,就这么睡不会感冒吧。

        走到二楼,随意在四个卧室中挑选了一个,克莱恩推门走了进去。

        他身心俱疲,准备直接和衣而睡。

        突然,他发现床铺被简单整理过,床铺上铺着干净的床单,摆放着套着枕套的枕头,还有一床厚实的被子。

        这……萨默尔太太的女仆来过?

        她没有看到躺在客厅昏迷的我?

        她肯定没有看到,否则早就惊叫着跑出去报警,而我可能就是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或者正在被几个警察暴躁的围观。

        是那盏油灯制造的幻觉?它为什么要制造幻觉遮掩我的异常?是有人在远程操控它?或者……它具备活着的特性?

        这未免也太颠覆我的神秘学常识了!难道是我见识不够?

        我都怀疑那盏油灯能像人一样思考,它不会是拥有智慧吧?

        ……

        贝克兰德的早晨是嘈杂的,克莱恩比往常起的晚了很多,所以错过了早餐。

        他已经想好了合适自己在被贝克兰德生活的职业——私家侦探,并准备去报纸上刊登广告。

        忙碌一个上午,饥肠辘辘的克莱恩吃过一顿非常饱的午餐后,急匆匆回到家中,等待今天的聚会。

        他提前了一些时间进入灰雾之上,发现恢宏的宫殿变成了废墟,青铜长桌上全是宫殿的残骸,高背椅散乱的倒在地上,很多上面都压着断裂的石柱。

        给出恢复的念头,宫殿瞬间复原,克莱恩坐在斑驳的青铜长桌上首,竟然有些发呆。

        感叹了一句被彻底改变的生活,他总结起之前的过失。

        再也不能什么都拿来占卜了,灵性直觉也不是万能的,不是没有感觉到危险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危险。

        如果我只是占卜那盏油灯的使用方法和危害,而不是贸贸然地直接占卜来源,应该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差一点我就死了,如果失控后死掉,也不知道能不能复活,就怕复活了也是个疯子。

        总感觉这是个随时会爆炸的不稳定因素,还是得尽快弄清楚这盏油灯的情况。

        想到这里,克莱恩又具现出羊皮纸和钢笔,写下新的占卜语句:

        “我手中这盏油灯的使用方法和负面效果。”

        看着羊皮纸上的话语,克莱恩自嘲地笑了一下。

        我还真的是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啊。

        重新具现出那盏油灯,克莱恩闭上了眼睛。

        灰白的雾气弥漫,画面始终未有形成。

        克莱恩睁开眼睛,看着手中具现而成的油灯,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随即,他苦笑了一下,让手中的油灯消散。

        他先是点了一下对应小太阳的深红星辰,给他发去准备聚会的提醒,又等待片刻,他延伸出灵性,沟通三颗熟悉的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