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预言

第四十五章 预言

        格罗夫亲王走出审讯室,海因上将赶紧跟着出来。

        “您觉得……”

        “嗯……我怀疑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邪教组织,他们可能是费内波特军方的间谍。”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

        格罗夫亲王回头看了海因上将一眼,意味不明地说:

        “原本丘纳斯负责的部分,你打算怎么办?”

        海因上将一滞,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您有什么安排?”

        “海因,你成为半神也很多年了吧,没想过更进一步吗?”

        “我……我恐怕承受不住魔药的力量了。”保养得宜的海因上将刻意露出苦涩的笑容。

        “卡斯蒂亚家族看来是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模糊的消息,启用了隐藏多年的间谍来调查此事,关于间谍之事,你要负责起来,尽快将他们全部抓出来。”

        “是,亲王殿下,我会竭尽全力。”

        待格罗夫亲王的身影完全消失,海因上将又回到刚刚的审讯室,重新坐在摆着咖啡和报纸的桌子旁边,右手放在桌面上,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晋升?呵呵,晋升做什么?晋升有什么好处?晋升了能做国王?

        让我亲自上手,哼,丘纳斯在您的保护下都死了,我上又能有什么用?

        要安排谁顶替丘纳斯的位置呢?需要找一个有上进心的,要对王室忠诚,能力也不能差,至少要序列五,唉,还是丘纳斯好。

        封印物方面,还得重新配备,最少也得是半神层次的。

        唉,自从丘纳斯死后,我最近都愁得有点掉头发了。

        思量了很久,海因上将来到拉德米洛面前,笑着问:

        “你在贝克兰德住在哪里?”

        “希尔斯顿区伯宁翰路148号。”

        “好了,恭喜你,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拉德米洛惊诧地抬起头,盯着海因上将。

        “对,签一份契约,你就是我们军情九处的线人了。”

        海因上将露出鼓励的笑容,语气亲切地补充道,“三年,不能离开贝克兰德,随身携带定位物品。”

        “三年以后呢?”拉德米洛脱口而出。

        “嗯……到时候,我们再重新商谈条件吧。”如果,到时候你还能站在我面前,还能开口说话。

        ……

        贝克兰德西北郊塔索克河南岸,一个高耸的山壁之前。

        依旧穿着棕色长裙,戴着黑色软帽和细格薄纱的贝尔纳黛伫立在山壁前,那些被驱赶到这里,通过光门消失人最后所在的地方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贝尔纳黛身周星光流转,她踏空而行,走近山壁仔细探查。在她的脚下,有着一道闪烁着星光的长桥,在明亮的阳光下,显得分外虚幻而不真实。

        王子川无聊的在附近瞎转悠,发现了一窝野兔子,他追了一会儿,甚至想禁止它们吃草。

        他当然知道山壁的后面或者说地底有什么,但是他不想直接告诉贝尔纳黛。

        这有很多理由,乔治三世想成神,这不是贝尔纳黛一个人能够阻止的,席卷整个北大陆的战争她同样无法阻止。她可以尝试一下拦住散播瘟疫的绝望夜莺,但是王子川觉得这件事与灵界信息建立的联系,不足够鲜明和坚固,不一定能很好的帮助贝尔纳黛在晋升过程中稳定自身的意志。

        这个世界命运的走向,好似早有剧本,天使以下都无法插手,只有少数的几个存在能够决定剧情或者修改剧本。

        这听起来有些令人绝望,但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所以,王子川没有去廷根,没有去救邓恩。

        那是愚者先生成长的动力,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劫难,不足以支撑一个性格温柔而善良的人,努力向上,直面世界底层的混乱扭曲与绝望。

        最主要的是……谁特么愿意惹阿曼妮西斯那个女人啊,打乱她的节奏,被她无情地注视,啧啧,天尊第一她第二。

        当然,不扯这么多,贝尔纳黛又不跟我交易,我为什么要告诉她,她要是什么都知道了,那宅女就只在家里等夜莺,我去哪里找打手跟我一起搞特性。

        生活啊,总是得有点悬念才有意思。

        贝尔纳黛又返回之前的空地,她蔚蓝色的眼眸变得深邃,目光悠远,仿佛在隔着虚空,看向未知的某处。

        忽而轻飘而渺茫的声音从贝尔纳黛的嘴里吐出:

        “血腥的祭祀,邪异的祭台,蔓延的疾病,无法直视的混乱。”

        片刻后,她的双眼恢复了焦距。

        她仔细品位自己刚刚做出的预言,联系已经获得的消息,她几乎确定这个高层次的灾难应该是某位甚至某几位邪神的降临。

        根据疾病,可以推测最大的可能是原初魔女。

        但是无法直视的混乱又代表着什么?

        ……

        希尔斯顿区,新年路22号。

        阿恩特高高兴兴地来到莉多茜娅暂住的小楼前,他今天给莉多茜娅带了礼物,一件手工定制的精致华美的长裙礼服。

        他没有让贴身男仆跟随,自己直接推门而入。

        客厅里的场景映入眼帘,杂乱摆放的物品,被打碎的各种家具的残骸,洞开的起居室的房门。

        阿恩特瞳孔骤然收缩,内心升起恐慌、害怕、担忧,他疯了一般冲向二楼,一边大声喊着“莉多茜娅”,一边慌忙打开所有房间的门,一间一间寻找爱人。

        过了一会,他失魂落魄地从楼梯走了下来,走下最后一节阶梯,看着狼藉的客厅,突然不顾礼仪形象的坐在了台阶上。

        他表情凄苦,双眼泛红,虽然极力的忍耐,但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淌了出来。

        无声的哭了一阵,他的面容愈发痛苦,继而悔恨袭来,噬咬内心,阵阵无力之感又让他升起了愤怒和无边的恨意。

        “父亲!”

        阿恩特紧咬牙关,艰难的吐出一个词语。

        他的面容越来越扭曲,仇恨的情绪熊熊燃烧,恶意从心底源源不断地涌出,整个人仿佛从深渊里爬出来的魔鬼。

        他站了起来,按照记忆,翻找起莉多茜娅说过的各种非凡物品与材料。

        莉多茜娅的声音仿佛就飘荡在耳边,欢快、温柔、充满爱意。

        “我研究了一个仪式魔法,成功得到了主的回应,得到一把带着主的力量的匕首,它能引发普通人内心的堕落,放大阴暗的想法,最后变异成嗜血的人形怪物。”

        “用黄金制作的容器盛放可以暂时隔绝主的力量的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