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一本古籍

第五章 一本古籍

        鲁恩,阿霍瓦郡廷根市,郊区。

        这是一个带有一个很大的花园的独栋小楼。花园外还有一片青碧的草坪。

        正值春天,温柔而灿烂的阳光在不同品种的鲜花娇艳的花瓣上跳跃,草坪郁郁葱葱,每个叶子都舒展着鲜活的生命力。这是一栋被打理地很好的房屋。

        “先生,您看,这栋是这一片最好的独栋房屋了。”

        房租租赁中介人努力地向眼前这个严肃的客户展示着自己手里最好最贵的房屋。

        他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指着花园和草坪说:“您看,我们精心打理了花园和草坪。”然后又指着房屋楼体和外部装饰说道,“这栋房屋最近才重新做过全面的保养和修善,您可以看一下,这里,还有这里,都是全新的。”

        中介人带着客人走进房屋,继续介绍道:“这里是卧室,它有一个大大的玻璃窗,正对着花园,您可以在清晨、午后和傍晚,欣赏到不同时间段花园的美丽。”

        介绍完所有的房间、家具、配套设施,中介人面带希冀地看着客人,“您觉得怎么样?”

        “很好。”客人的嗓音低沉而厚重。

        ……

        廷根市是阿霍瓦郡一个中等城市,这里人口不算稠密,也就几十万人,所以,这里的古物市场也不大。仅有的几家古物收购与贩卖的店面里出入的客人寥寥无几。

        眼睛像熊猫,头发像刺猬的海纳斯·凡森特先生在占卜俱乐部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吃过晚饭,海纳斯来到位于北区的古物市场。

        海纳斯有两个爱好:占卜和古物收集。他几乎所有空余时间都流连在豪尔斯街的占卜俱乐部和北区的古物市场。而这两个爱好都与神秘学有关。

        海纳斯近些年一直在研究神秘学,寄希望于用神秘学的办法解决自己身体的隐疾,而他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不仅在占卜俱乐部小有名气,经常被俱乐部邀请授课,而且就在年前,一位在俱乐部认识的朋友西里斯·阿瑞匹斯,介绍他加入了一个有伟大存在注视的组织。一旦通过了组织的考核,他就可以获得魔药,成为具有神奇力量的非凡者。

        西里斯告诉他,这个途径的非凡者掌握了神奇的仪式魔法,通过举行仪式,向伟大的存在祈祷,可以解决自己身体的问题。海纳斯对此深信不疑。

        海纳斯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古物市场里转一转,这里经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惊喜。比如,被误以为是普通古董的神奇物品。又比如,被认定是普通古籍的神秘学笔记。

        当然了,神奇物品海纳斯并没有遇到过,但是他低价买到过一个神奇的卷轴。而且,他也通过古物市场搜集到不少神秘学相关残缺书页、笔记,还有一张据说是藏宝图的羊皮纸。

        天色渐晚,出入古物市场的人却比白天显得多了一些。

        海纳斯走进一家经常光顾的店面。老板是一个胖老头,头发已经不剩下几根,他非常容易出汗,哪怕这个季节正是有着最舒适的温度,他也频繁地将手伸入衣兜,掏出一个略有些泛黄的白手帕,快速地擦一把额头的汗渍,然后再揣回衣兜里。

        店里没有别的顾客,老板正在整理看起来是新收的一些古籍。听到有声音,老板抬头看了一下店门,发现是熟客海纳斯,便笑着招呼道:“海纳斯先生,要不要过来看看,我这里新搞到一些可能是第四纪的古籍。”

        海纳斯快步走了过去,看到一些保存还算完好书籍。在这些封面暗淡,字迹模糊,多少有些残缺或者磨损的书籍中,有一本深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它外观完整,整体干净,看上去还比较崭新,但却给人一种古老而悠远的感觉。

        这种矛盾的气息是如此得诱人,仿佛隐藏着无穷的秘密,深深地吸引着海纳斯的目光。

        我要买下它!

        海纳斯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定。

        “你说这本笔记呀,这是这批古籍的附赠品。”

        胖老板听到海纳斯最先询问的居然是这个看起来就不像第四纪古籍的笔记本,十分不能理解。

        “我那个朋友说,他也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被黄油糊了脑子,把它当成有价值的古籍买下来。”

        “我翻看了一下,里面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根本看不懂。那些伪造古董的渣滓,以为随便编造一些看不懂的符号,就能让人认为是上古文字而去收藏研究吗?”

        胖老板唾沫翻飞,手指乱点,情绪饱满地表达了对智商低下的造假人的鄙夷。言罢,又掏出手帕擦了一下额头。

        “嗯,我觉得这听起来挺有趣的,我想买下它。”海纳斯随口编造了一个不是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不过理由什么的也确实不重要。

        “那好吧,100磅,100磅你就可以拿走了。”胖老板露出狡黠的笑容。

        “你说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海纳斯觉得自己是不是耳朵突然坏掉了。

        “嘿嘿,能跟这些古籍一起出现的笔记,我认为肯定有研究价值。虽然我看不懂这些符号,但是它们排列的是那么整齐美观,它们的变化是那么的灵动,如果能解读这些符号,一定能造成考古界的巨大轰动。你说,是吧?”胖老板立刻就完成了一个逻辑严密的推论。

        经过一阵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海纳斯用25磅,带走了这本奇怪的笔记。

        ……

        豪尔斯街19号。

        在宽敞的起居室内,窗门紧闭,煤气壁灯静静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年过半百头发稀疏的西里斯·阿瑞匹斯正半跪在地上,面前是一个花纹时尚、做工精良的木制茶几,茶几上放置着一个精美的方形木盒,木盒里树立着一个上长下短倒立放置的银色十字架。

        西里斯直起上身,端正身形,闭上眼睛,虔诚地轻声念诵:

        “创造一切的主啊!”

        “您是阴影帷幕之后的主宰!”

        “您是所有生灵的堕落自性!”

        “您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您赐予了羔羊们以生命!”

        “您卑微的仆人向您虔诚地祈祷!”

        “赞美您!伟大的主人!”

        西里斯反复低念了几遍,然后起身,小心翼翼得收起木盒,将它锁入保险柜里。

        做完这一切,他轻轻舒了口气,然后打开房门,走向餐厅,并吩咐负责厨房的女仆准备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