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巴塞丽莎的复国日记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Do you hear the peop…(4)

第十一章 Do you hear the peop…(4)

        两个神秘人从后门进入了奥托公爵的宅邸。他们统一低着头,用宽大的帽子遮住了自己的头脸。前面的那个人还算正常,后面的那人的步子就显得没什么力气,好像随时都要摔倒一样。

        奥托公爵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是‘山上的人’?”

        走在前面那人点了点头,将帽子翻了开来。里面的那张脸让奥托公爵感到有些意外:“诺贝特?你不在山上,怎么亲自来这里了?”

        那人正是曾绑架过艾拉和格里高利的山贼头目,诺贝特。

        诺贝特没有马上回答奥托公爵的问话,    而是小心翼翼地环视着这个房间。见状,奥托公爵说道:“放心,这里没有其他人。不过你既然这么小心,那就不该亲自前来。这附近可到处都有你的通缉令!”

        “奥托公爵,”诺贝特开口道,“能把灯关了说话么?”

        “也好,小心点为妙。”

        奥托公爵绕着房间走了一圈,    把墙壁上的烛台全部吹灭了。他又拿起桌上的油灯,    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然后把灯罩一盖,整个房间顿时漆黑一片。

        诺贝特上前一步,奥托公爵一听到脚步声,马上喝止道:“诺贝特,不许再靠近了,就站在那里回我的话!”

        诺贝特知道奥托公爵这是在提防刺杀,笑了一声:“奥托公爵,你这也太胆小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奥托公爵冷冷地问道,“诺贝特,之前交托你们的事情过了那么久都没办妥,现在下山来找我是想干什么?”

        诺贝特过了很久都没回话。正当奥托公爵心里起疑时,诺贝特身后的那个人开口说道:“奥托公爵,为了更好地完成你交托的每一件事,我们需要一些赏赐。”

        “赏赐?我付你们的金币还不够多么?”

        “与奥托公爵的大好名声相比,这些钱当然不算多。”

        奥托公爵皱了一下眉头。很明显,这群山贼是在勒索他。

        “你们想要多少钱?”

        “奥托公爵,    我们不要钱。这次前来,    是想讨点其他的赏赐。”

        奥托公爵的眉头越皱越深了:“其他的赏赐?你们到底是想要什么?”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只是想得到一些土地。当然,我们会对剑起誓——我们忠诚与你,盎格利亚公爵领的合法统治者;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就是你忠心不二的手下;当你需要时,我们会同你的敌人血战到底。”

        “你们是想让我给你们封地、让我把你们变成贵族?”奥托公爵气的破口大骂了起来,“诺贝特!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奥托公爵,为了更好的保护您的名誉,我们希望您能再仔细斟酌一下。”

        “你们以为你们能威胁到我?诺贝特,你最好给我搞清楚,你只是一个山贼,而我是传承了加洛林血脉的贵族!你想把我让你做的那些事情抖出去?你觉得人们会信你,还是会信我?你觉得是你会死,还是我会死?”

        “那真是非常遗憾。”诺贝特身后的那人说道,“阿勒曼尼的执政官前不久派人上山,想让我们成为贵族。我们出于对奥托公爵你的忠诚,才先来找你。既然你拒绝了,那我们也只能接受阿勒曼尼执政官的好意了。”

        “等一下……法兰西岛伯爵派人来找你们?还让你们当贵族?”

        “毕竟,他对奥托公爵的事情非常感兴趣。”

        奥托公爵微微感到有些吃惊,    开始自言自语起来:“那家伙察觉事情不对,    已经准备出手了么……”

        但很快,他发出了一声大笑。

        “那又如何?他对我的事情感兴趣,那你们就尽管和他说就好了!”

        诺贝特感到有些意外:“奥托公爵,你真的不怕我们把你的那些事情抖出去?”

        “我怕什么?我有什么事情能被抖出去?你们想指控我?可你们有什么证据?你们袭击了几个村落,和我有什么关系?法兰西岛伯爵这是无计可施了,竟然把希望寄托到几个山贼的供词之上!”

        “奥托公爵,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想指控你袭击村落的事情。”诺贝特身后的那个人冷冰冰地回复道,“我们是想指控你谋杀明斯特伯爵的千金。”

        “明斯特伯爵的千金?”奥托公爵愣了一下,“那是谁?”

        “前不久,我们在路上打劫了明斯特伯爵的千金,把她和她身边的几个随从全部杀死了。”

        奥托公爵一拍椅子站了起来:“你们胆大包天!”

        “难道不是奥托公爵你指使的么?”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指使过你们做这种事?”

        “事情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愿不愿意去信——奥托公爵,这句话你好像经常挂在嘴边。”诺贝特身后那人笑了一声,“那你觉得,法兰西岛伯爵愿不愿意相信你是你指使我们谋杀的呢?”

        奥托公爵气的浑身发抖:“你们少血口喷人!你说是我指使你们的,你们有什么证据?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证据。因为那个娇滴滴的贵族小姐的尸体,现在已经被我们埋进你的官邸里了。”

        “痴人说梦!我的官邸可是布满了守卫,你们几个外人怎么进得去?又怎么能把尸体藏在我的院子里!”

        “怎么才能办到这种事,奥托公爵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不过么?”

        奥托公爵的心“咯噔”了一下。他用更大的吼声隐藏着内心的畏惧:“你什么意思?我能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外人无法进入,那就只要让守卫去做这种事就行了。只要有高等级的阿芙洛狄忒加护者,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啊,对了,自然级以上的阿芙洛狄忒加护者很难找。但克洛诺丝的加护不是有转变别人加护类型的效果么?那就很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了。还有,只要事前能骗那守卫多喝点酒,等他醒来,大概率就连做了什么事都忘了……”

        最后这段话是来自艾拉毫无依据的凭空想象。只要稍加思考,就会发现其中漏洞百出。

        奥托公爵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问题。虽然诺贝特身后的那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但奥托公爵却一改之前慌张的样子,笑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