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开局被女娲点名在线阅读 - 第243章 琼浆玉液

第243章 琼浆玉液

        “蚩尤我主,你既然决定带我们走了。那便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风伯看着蚩尤催促道。

        既然已经决定跟着蚩尤他们走了,风伯也就不再拖泥带水了。

        至于他为什么着急,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太怂了。

        他如今已经算是已经投靠了蚩尤,要是走慢了,说不定还有可能和九凤对上,徒生一些变故。

        雨师本就与风伯心意相通,见此一幕,也是一个劲地催促道:“蚩尤我主,我们这边要是准备妥当了,还是尽快离开吧!”

        见风伯与雨师他们这着急的模样,蚩尤也不再迟疑,直接道:“好,我们收拾一番之后,今晚就连夜离开。”

        迟则生变的道理,蚩尤自然也是知道的。

        只不过,他带着这么一大票人离开巫族,无论他们再怎么小心,都是非常有可能惊动九凤的。

        要是到时候九凤阻拦,那便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这一次他是铁了心要带着这帮人出去外面发展的。

        要是九凤她们强行阻拦,那免不了斗过一场了。

        半夜,蚩尤他们收拾妥当之后便准备离开巫族聚集地。

        一路之上,他们特意避开巫族族人,好在有惊无险,没一会儿就让他们来到了聚居地的外围。

        可还没等蚩尤他们松一口气,一道清冷的声音便从他们身后传来,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蚩尤,这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蚩尤那能不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九凤。

        看来这九凤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在这里特意等着他们。

        如今的情况可以说是有点糟糕了,蚩尤也只能硬着头皮敷衍起来了。

        要是能够带着这些手下简简单单的远走高飞,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要是九凤非要强行留住他们,他们就只能和九凤她们来硬的,各凭本事了。

        “原来是九凤族长啊?都这么晚了,九凤族长怎么不好好休息?”

        黑暗之中,九凤渐渐显出身形,身后跟着的是杨天佑等一众巫族族人。

        “蚩尤,你还知道很晚了啊!这大晚上的,你带着这么一帮人想干嘛?”,九凤眯了眯眸子,意味深长地道。

        蚩尤的眸光微微一闪,瞥了九凤一眼,闪烁其词道:“我们兄弟睡不着,我带着他们散心呢!”

        既然九凤没有第一时间戳破他的心思,他也不想主动和九凤撕破脸皮。

        九凤的目光一凝,盯着蚩尤,严肃道:“仅仅只是散心吗?”

        眼见九凤语气不善,蚩尤心中一突,但面上还是强装镇定道:“当然只是散心了,我还能带着人跑了不成?”

        蚩尤故意这么说,也是想试探一下九凤的态度。

        九凤听蚩尤如此说,好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之前也是得到消息,说这蚩尤有所异动,因此她才特意在这进出巫族聚居地的要道等着蚩尤他们的。

        她没想到这是蚩尤除了在她背后偷偷搞小动作之外,竟然还真想带着人马跑路。

        蚩尤并不是一个人走,而是裹挟着巫族的数千人马,甚至还包括风伯和雨师这两个大巫。

        太皞圣人早有预言,蚩尤不会安分,日后定然会脱离巫族,独自发展。

        如今还真如圣人所言,这蚩尤笼络了巫族中的一批激进派,准备脱离巫族,与她分道扬镳了。

        至于蚩尤所说的,他们是出来散心的,也就只有三岁半的孩童会相信了。

        实话说,巫族现在在洪荒中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正是需要团结一致,休养生息的时候。

        九凤自然是不希望蚩尤这家伙闹出什么幺蛾子的。

        要是有可能,她还是想多劝一劝蚩尤,尽量让他和这批巫族族人留在巫族之中。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同族的兄弟姐妹,九凤并不想与他们刀兵相见。

        心中有了想法,九凤的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

        “既然蚩尤你是散心,那我便陪你散散心。”

        话音一落,九凤素手一挥,便摆出了一张酒桌,两张石凳。

        九凤大大方方的坐到一张石凳之上,看着蚩尤邀请道:“如此明月当空,不如对酒当歌。”

        蚩尤一时也不知这九凤到底是唱哪出,但他乃是洒脱之人,也是大马金刀地落座,与九凤相对而坐。

        眼见蚩尤落座,九凤也不含糊,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壶杨琼浆玉液,以及两个琉璃盏。

        看着面前的杯中酒,蚩尤不疑有他,举杯一饮而尽。

        九凤见此,微微一笑,调侃道:“蚩尤,如你这般豪饮,怎知这琼浆玉液之味。况且,你就不怕我在这里面下毒吗?”

        蚩尤面色无常,看不出丝毫的变化,而是淡淡地道:“琼浆玉液又如何?仅仅是满足口欲的东西罢了。与那山间的泉水何异?”

        “大丈夫生于天地,怎可顾虑重重。九凤族长有兴致请我喝琼浆玉液,我怎可不喝?”

        九凤并未立刻出言,而是非常认真地又给蚩尤倒了一杯琼浆玉液。

        眼见蚩尤又要举杯一饮而尽,九凤却挡住了他伸向琉璃盏的手,轻轻摇头道:“蚩尤,如你这般牛饮,怎知琼浆玉液与那山泉的区别?”

        蚩尤微微一笑,看来这杯琼浆玉液是不能一口干了。

        他点点头道:“那便于九凤族长所言,我倒要看看这琼浆玉液与那山泉水有何区别?”

        于是蚩尤再次举起琉璃盏,轻抿一口,开始品鉴起来。

        入口丝滑,口感细腻绵长,甜而不腻。

        “好,好酒。”,蚩尤放下琉璃盏,不由称赞道。

        九凤也顺势举起面前的琉璃盏,朱唇轻启,轻抿一口道:“所以啊,你现在觉得是琼浆玉液好喝,还是那山泉水好喝?”

        听闻此言,蚩尤不由皱了皱眉,叹息一声道:“我蚩尤乃是粗鄙之人,不可常饮琼浆玉液。琼浆玉液虽好,但不可贪杯。”

        “山泉水却虽寡淡,但却有万般滋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九凤不由轻轻摇头道:“看来我这两杯琼浆玉液错付了。”

        蚩尤的目光闪了闪,看了一眼九凤,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