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开局被女娲点名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曲线救城

第184章 曲线救城

        城主脸上渐渐带上一丝愁容,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孙大师有所不知,我们自然知道那鱼妖要是不出,始终是我邺城的一个祸患。”

        “可我作为一城之主,更担心的是,要是惹怒了那只河妖,我们邺城可就要没了。”

        他见六耳他们脸上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便缓缓劝诫起来。

        “老城主以前也不是没请除妖师,那些除妖师嘴上说得好好的,说一定可以降服那只河妖。”

        “可结果,他们到最后,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白白丢了性命不说,还连累我们邺城的百姓受苦。”

        “我这个城主没多大本事,只是想曲线救城,能让邺城安稳一时便安稳一时。”

        “我知道城里的那些百姓,他们有的会在背后骂我,不过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危,就算被骂,我也认了。”

        六耳是没想到,这个城主还真是越演越上头了。

        明明这个家伙肯定暗地里就和那个河妖就是一伙的,结果还表现地如此大义凛然,好似他吃了多大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六耳还是忍下了将这个城主给一下敲死的打算。

        毕竟这个城主可是找到那个河妖最关键的线索,现在还不是让他死的时候。

        他也懒得再听这城主假惺惺地诉苦,直接了当地道:“城主大人,以前的事,孰是孰非尚且不论。如今既然我们来了,自然是要将那只河妖给降服的。”

        城主一听,面色不由变得惊慌起来,连忙摆着手,摇着头。

        “孙大师,万万不可啊!那河妖妖力通天,变化莫测,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你这意思是说,我们不行?”,六耳眯了眯眼道。

        城主眼界六耳他们这么容易就中了他的激将法,心中不由乐开了花,可面上还是一副痛惜之色。

        “孙大师,你们不要误会。诸位的实力,我自然是认可的。可那河妖确实是不好对付,你们要是有个闪失,那我邺城该怎么办?”

        “孙大师,你们还要三思啊!万万不可鲁莽行事,丢了性命。”

        六耳他们此行前来的目的,本来就是要让那只河妖伏法,就算城主不用这激将法,他们也会去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我们对付不了那只河妖,只能怪我们学艺不精,怨不得城主大人你。”

        城主低垂双眸,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悠悠道:“孙大师,你们真乃当世人杰。我真是自愧不如。”

        “这样吧,我们签一份生死状。要是你们成功降服了那只河妖,我就会让人在城中立下你们的雕像,你们永生永世都是我们邺城的恩人。”

        “要是你们不幸陨落在了那只河妖手里,那边是你们的个人行为,与我们邺城无关。”

        六耳心想,这城主还当真是老奸巨猾,算盘打得啪啪响。

        不过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只得点点头道:“便依城主大人所言。”

        见六耳他们答应,城主呵呵一笑,道:“孙大师还真是爽快。”

        六耳摆摆手道:“城主大人,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了。我想你应该和那个河妖有办法联系。”

        “你现在就联系那个河妖,我们好早一点将那个河妖降服。”

        城主脸上不由露出一丝难色,犹豫道:“这个恐怕不妥。我确实能够联系到那只河妖,不过他是不会听我的话来邺城中的。”

        六耳眉头一皱,眼睛瞪得老大,冷冷道:“难道说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还想帮着那河妖办事。”

        见六耳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城主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那河妖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我都不知道他到底长啥样。”

        “不过,河神祭的时候,他会亲自去取祭品的。这个时候才是降服他的最好时机。”

        “是这样吗?”,六耳盯着城主,疑惑道。

        “是的。不过要是合神器的时候,让那只河妖看出了破绽,那这河妖可能就会望风而逃了。”

        “所以今年的河神祭是必须要正常进行的,而孙大师你们则要伺机而动。”

        六耳点点头道:“好,那今年的河神祭就照常进行。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城主大人就直说吧!”

        城主的眸子眯了眯,有些犹豫地道:“河神祭的一切准备都在有序进行,不过却差了最重要的十对童男童女。”

        “本来我是想要河流儿收养的那些孤儿给顶上的,可是……”

        城主的意思这下就不言而喻了。

        六耳的眉头一皱,看来还是绕不过这个坎。

        不过为了能够消灭那个河神,让那些孩子稍稍冒一点险还是可以的。

        他相信,以他们的实力还是能够护那些孩子周全的。

        稍稍犹豫了一下,六儿便对城主保证道:“那童男童女的事我来解决,你一定要保证河神祭的其他环节不出问题。”

        “放心,我会安排地明明白白的。”,城主笑着道。

        “我们这便先行离去,群主大人要是有什么事便到河流儿家寻我们。”

        六耳感觉继续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便想着回河流儿家再准备一番。

        “孙大师,你们旅途劳顿,不如就在我这府上休息,晚上我正好备上一桌宴席,为你们接风洗尘。”,见六耳他们要走,城主也是连忙道。

        城主心里想着,要是能趁早就在府上解决这几个家伙就最好不过了。

        饭菜酒水里面可是非常好下手的。

        六耳他们又不是傻子,在没弄清楚这城主是敌是友之前,他们可不敢贸然在这府上多待。

        与其在这里宴无好宴,觉无好觉得,倒不如回河流儿那里暂住几人。

        “城主大人,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都是一群粗人吃不习惯精米细面,睡不了绫罗绸缎。”

        “孙大师,你们当真是自谦了。像你们这般奇人,值得拥有更好的待遇。”

        你们这群家伙要是走了,我还真不好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

        六耳可不管这城主有什么小心思,坚定地道:“城主大人不必再劝,我意已决。”

        城主见此也不再多劝,生怕表现的太过明显,露出什么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