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权欲场乔梁在线阅读 - 第2419章 误导

第2419章 误导

        “苏妍,你想调到委办,也得委办有合适的空缺职位,不是你想调就能调过来的。”乔梁说道。

        “乔梁,你当我傻呢,有没有合适的职位,不就是吴書記一句话的事情,你要真心想帮我,就别拿这种借口来敷衍我。”苏妍气嘟嘟道。

        “你要觉得我是敷衍你,那我还能说啥?”乔梁一本正经地说道,“苏妍,你要真信任我,那就别老怀疑我。”

        “我倒想信任你呢,关键是我觉得你压根没想帮我。”苏妍生气地说着,很快又打起了苦情牌,“伍文文都能当电视台的副台长,你不觉得我太憋屈了吗?就冲着咱俩的关系,你要不帮我是不是太没良心了?”

        “要是委办有空缺的职位,我肯定会帮你争取的嘛,但现在压根没有。”乔梁无奈地挠头,他对苏妍着实是挺头疼,对方似乎抓住了他吃软不吃硬这一点,现在老是跟他装可怜,这几天也频繁地给他发短信诉苦,说是现在在广电局里干得如何如何不顺心,被人排挤和孤立,已经快呆不下去了,乔梁知道对方的话信不得,也懒得理会对方,但苏妍这次明显是被那伍文文担任副台长的事给刺激到了,削尖了脑袋想调到委办。

        乔梁在和苏妍通话时,郑世东的办公室里,刚接完一个电话的郑世东,拿着手机若有所思。

        刚刚给郑世东打电话的是徐洪刚,对方给郑世东打电话的目的,则是跟昨晚市中区住建局副局长昌振明的事有关。

        虽然徐洪刚在电话里并没有要求纪律部门放人,但还是隐晦地表明了态度。

        显然,郑世东对徐洪刚过问这事还是有些意外的,他没想到徐洪刚会为了一个区住建局的副局长亲自给纪律部门施压,而关于昌振明的事,乔梁已经提前跟他汇报过,所以郑世东心里大致有谱,眼下徐洪刚亲自干预这事,郑世东不由琢磨着徐洪刚到底是跟这个昌振明有直接的牵扯,还是受某些人的请托才给纪律部门施压。

        琢磨片刻,郑世东心想既然徐洪刚出面干预了这事,那就有必要让乔梁心里有个底,如此想着,郑世东将秘书叫了进来,让秘书通知乔梁过来一趟。

        等待乔梁过来的功夫,郑世东又理了理思绪,隐隐有些明悟,管志涛的案子,乔梁查处昌振明这一步显然是击中了某些人的要害,有人开始急了。

        郑世东思考的功夫,乔梁赶了过来,他正好不想跟苏妍废话,恰好郑世东秘书来找他,给了他挂电话的借口。

        “郑書記,您找我。”乔梁进来后问道。

        “小乔来啦,坐。”郑世东冲乔梁招招手。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郑世东问道,“小乔,你们昨晚对昌振明采取了措施,问出什么没有?”

        “应该没那么快,早上我倒是忘了问孙永这事了。”乔梁摇摇头,看了看郑世东,“郑書記,要不我现在打电话跟孙永问一问?”

        “不用了,要是有什么进展,他应该会跟你汇报的,现在就没必要问了,免得给他们什么压力。”郑世东笑了笑,旋即又道,“小乔,你们查处这个昌振明,看来是踩到某些人的痛脚了。”

        乔梁闻言,疑惑地看了郑世东一眼,有点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郑世东接着道,“小乔,刚刚徐市长打电话过来问这昌振明的事了,这说明啥?有人急了。”

        乔梁听了目光一凝,短暂的惊讶后,想想又觉得释然,管志涛能担任松北县长是徐洪刚提拔的,徐洪刚会为了管志涛的事给他们纪律部门施压也就再正常不过,反过来讲,查处昌振明这一步,确实是让管志涛急了,就是不知道徐洪刚跟管志涛之间有没有什么利益牵扯,如果有的话,要是能顺藤摸瓜,通过管志涛查到徐洪刚身上,那可就完美了。

        郑世东看到乔梁的样子,以为乔梁有压力,道,“小乔,案子你们尽管办,不要有什么担心,徐市长那边我会挡下来的,我要是挡不住,还有吴書記嘛。”

        “嗯,谢谢郑書記对我们的支持。”乔梁点头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们是我的下属,我不支持你们支持谁?”郑世东笑了起来,“临退之际,我郑世东也是想办几个大案的嘛,给我这仕途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能让人说我郑世东一辈子碌碌无为。”

        “郑書記,您在每个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乔梁笑道。

        “小乔,你又开始恭维我了。”郑世东指着乔梁笑道,“你这马屁拍得我很不自在。”

        “郑書記,我说的是实话。”乔梁笑道。

        两人说笑着,省城黄原,苏华新从省大院离开,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进入其中一套顶层的复式后,苏华新看着坐在客厅沙发的许婵,面色有些不悦道,“我待会就要去几个省属国企参加调研活动,你这电话里也不说什么事,一个劲要我过来,到底什么事?”

        这里是许婵在省城黄原的住所,也是苏华新给许婵安排的地方,苏华新对许婵可谓是十分宠溺,许婵不仅懂得讨他欢心,之前也都很有分寸,不过从上次许婵没跟他提前通气就当着徐洪刚的面说想要到江州挂职后,苏华新发现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许婵,特别是这会许婵在他还有工作安排的情况下仍坚持叫他过来,但电话里却又不说什么事,委实让苏华新产生了不满。

        许婵看到苏华新生气,似乎一点也不急,只是淡淡道,“苏哥,我怀孕了。”

        “什么?”苏华新呆住,刚刚还一肚子火的他,心里的火气瞬间消失殆尽,愣愣地看着许婵,“怎么会怀孕了?”

        “之前几次你没做保护措施,可能就那样怀上了。”许婵苦笑,“我的例假已经推迟好多天了,本来我也没在意,上午感觉有点想吐,我才有点反应过来,担心是不是怀上了,这才想着去买试纸来测一测,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真的怀上了。”

        “这……”苏华新一时呆呆地不知道说啥,喃喃道,“会不会结果不准?我听说试纸有时候不是太准确。”

        “我也是担心不准确,所以一下子连测了三次,结果都是显示怀上了,当然,要准确的话,去医院抽血检查一下就知道。”许婵说道。

        “千万不能去医院。”苏华新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许婵闻言眨了眨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苏华新。

        苏华新见状,无奈地笑了一下,他刚刚有点条件反射了,但他潜意识也是担心许婵怀孕这事会不小心泄露出去,虽然知道他跟许婵关系的人极少,但苏华新多少有些自我保护的危机意识。

        许婵知道苏华新在想什么,明知故问道,“苏哥,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小婵,这种事比较特殊。”苏华新犹豫了一下,干脆挑明道,“你也清楚我是有家庭的,再加上我又处在这么一个领导岗位上,所以如果你真的怀孕了,那这个孩子是一定不能生下来的。”

        “苏哥,可是如果我想生下来呢?”许婵装出一脸可怜的样子,“苏哥,你也知道我没啥亲人,尤其是我现在整容后,更是彻底断绝了我原来的所有关系,我希望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样以后我老了至少还有个依靠,而且这个孩子是你的血脉,我相信他以后肯定也能继承你的优秀基因,将来一定会是个十分出色的孩子。”

        “小婵,你现在是单身,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到时候你怎么跟人解释?别人又会怎么看你?你必须考虑这些问题。”苏华新无奈道。

        “我不怕别人的眼光,只要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算承担再多的非议我也愿意,反正我不怕别人说三道四。”许婵斩钉截铁地说道。

        苏华新听了,有些头疼地看着许婵,有个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按说这种事情是值得高兴的,反过来说明男人自身有魅力,当然,许婵也有可能是看中了他的权力,但不管怎么说,一个女人愿意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给一个男人生孩子,这付出也是不小的,苏华新如果不是因为考虑自身的情况,说不定他还真让许婵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但他有家庭也有孩子,苏华新无疑不想增加这种麻烦,尤其是这未来也有可能成为一种隐患。

        “小婵,你现在刚重新换了一个新的身份,我给你重新做的那个档案也费了不少功夫,你要是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之前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嘛,以后你想再进入体制内有所作为就难了。”苏华新说道。

        “苏哥,没关系的,只要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大不了我以后就安安分分在企业里干就行了,甚至我还能辞去在省国投的工作,去一个私人企业,这样就更不会引起别人的關注。”许婵颇为坚定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