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权欲场乔梁在线阅读 - 第2417章 凶多吉少

第2417章 凶多吉少

        乔梁意识到,按照孙永汇报的情况,查处这个副局长,估计还真能抓到管志涛的小尾巴,而要做这事,则是要越过区纪律部门。

        思虑许久,乔梁再次看了看手头的案卷材料,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对孙永道,“那就按你的意思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既然决定动手,那就一定要快。”

        “你放心,只要委里同意,我今晚就带人去这个昌振明家。”孙永见乔梁同意了,一脸振奋,旋即又道,“不过相关的手续是不是还需要郑書記签下字?”

        “嗯,要的。”乔梁点点头,“这样吧,你先准备好人手,我现在就去找郑書記签字,你等我电话。”

        乔梁说完,拿着材料匆忙离开,顾不得这会已经挺晚,直接打车前往郑世东家。

        路上,乔梁给郑世东打了电话过去。

        郑世东这会已经快要休息,现在不怎么直接负责委里事情的他,可以说是提前过上了半退休的日子,再加上他也不怎么喜欢应酬,晚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

        乔梁来到郑世东家里的时候,郑世东提前出来在客厅里等着,门铃响起,郑世东走去开门,见门外正是乔梁,半开玩笑道,“小乔,这都十点多了,什么事这么急?你再晚点打电话,说不定我都睡着了。”

        乔梁瞅见郑世东穿着睡衣,不好意思道,“郑書記,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

        “没事,有什么事你就说。”郑世东笑着摆手。

        “郑書記,您先看看这份案卷材料。”乔梁将孙永给他的材料递给郑世东。

        郑世东接过去,在沙发上寻找了一番,摇头笑道,“哎,我的老花镜找不到了,你直接跟我口头汇报吧,不然我这大晚上的没戴老花镜,更看不清楚字了。”

        乔梁闻言,点头道,“郑書記,是这样的,孙永他们通过对隆兴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一个烂尾楼项目进行调查,发现了大量违纪线索,这个烂尾楼项目从拿到预售证到一步步把本该放在监管账户的购房者的首付资金挪走,这中间都有银行方面和地方相关主管部门领导违法违纪,这其中呢,市中区住建局副局长昌振明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而这个昌振明,原来在区里的委办工作时,是负责给管志涛服务的。”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越过区纪律部门,直接对这个昌振明动手?”郑世东立刻明白了乔梁的意思。

        “没错。”乔梁点了点头,又道,“因为这个昌振明只是区管干部,我们这边直接动手的话,估计回头区里还会闹出不小的意见,所以咱们该走的程序还是走一下,郑書記您也签下字,到时候也能堵住区里的嘴。”

        “没问题,我无条件支持你们办案。”郑世东瞅了瞅手头的材料,笑呵呵道,“你们看来是想通过这个昌振明查到管志涛头上?”

        “没错。”乔梁点点头,“管志涛跟东江股份集团的陈鼎忠有很密切的关系,但咱们纪律部门又不好直接去查私人企业,只能从相关部门的审批环节入手。”

        “嗯,这个思路是对的,你刚刚说的那个烂尾楼项目我有点印象,按图索骥查下去,确实能揪出问题来。”郑世东点了点头。

        “对,孙永他们这几天就是顺着这一点追查的。”乔梁道。

        “倒是辛苦他们了,都快过年了还没得休息。”郑世东赞赏地点了点头,“等案子办好了,我给他们开个表彰会。”

        乔梁笑着点头,将已经准备好的文件手续拿给郑世东,“郑書記,那您签下字。”

        郑世东瞄了一眼,拿起笔就签下自己的名字,乔梁接过来立刻道,“郑書記,那我就先走了,孙永还急着等您的签字批文呢,我先回去。”

        “行。”郑世东点了点头。

        亲自把乔梁送到门口,郑世东看着乔梁的背影,心里颇为感慨,年轻就是好呐,精力充沛,干什么都有激情。

        乔梁从郑世东这出来,马上给孙永打电话,孙永一听,当即带人出来跟乔梁会合,乔梁把郑世东签字的文件递给孙永,“郑書記已经签字同意了,你们直接去拿人。”

        “好。”孙永兴奋地点头。

        “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打电话。”乔梁又道。

        “行。”孙永肃然道。

        孙永很快就带人离去,市中区的一个小区里,区住建局副局长昌振明这会刚喝完酒回到家里,虽然只是局里的二把手,但昌振明因为有管志涛这层关系,在区里面一直都混得很开,特别是管志涛现在调任松北的县长后,大家都知道管志涛抱上了徐洪刚的大腿,连带着昌振明这个以前跟过管志涛的人也跟着水涨船高,现在在局里边,就算是局长看到他都会礼让三分,这让昌振明的虚荣心得到了无限满足。

        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昌振明一边哼着小曲儿,心情颇好,一边又琢磨起来,马上过年了,该给管志涛送点啥过年的礼物呢?

        昌振明寻思着,外边敲门声响起时,昌振明愣了一下,抬手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这么晚了还有谁来家里找他?

        昌振明走到门后,从猫眼里往外瞧了瞧,见门外只站着一个人,不过是个陌生面孔,昌振明只当是来送礼的,打开门问道,“你哪位?”

        门外站着的正是孙永,见昌振明开门出来,孙永拿出证件在昌振明面前一亮,面无表情道,“昌振明,我是市纪律部门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说啥?”昌振明瞪大眼睛,这时候才看到从门口一侧又走出了四名男子,朝他聚拢过来。

        “市纪律部门的。”孙永重复了一遍,又拿出郑世东签字的批文,一脸严肃道,“这是郑書記签字的批文,看清楚了没有,没问题就跟我们走吧。”

        “我,我……”昌振明一下哆嗦了,他哪里有心情去详细看是不是郑世东的签字,但他很清楚绝对不会有人冒充市纪律部门的人开这个玩笑。

        短暂的失神后,昌振明结巴道,“我……我打个电话。”

        “电话就不必打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家属的。”孙永朝身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不让昌振明打电话。

        昌振明一看,心里更是大惊,下意识想要抗拒,猛地又意识到这是最不明智的举动,突地,昌振明眼珠子一转,大声喊道,“我得回屋里拿两套换洗的衣服,我……”

        “不用,我们会让你家属送过来的。”孙永摆手拒绝,也不想浪费时间,示意手下直接把人带走。

        昌振明的嚷嚷达到了目的,卧室里,已经先睡下的昌振明的媳妇被吵醒走了出来。

        昌振明媳妇穿着睡衣走出来,看到几个陌生男子要把丈夫带走,她大吃一惊,“你们是什么人?”

        昌振明媳妇一边喊一边跑过来要阻止,被一个纪律部门的工作人员给拦下,“我们是市纪律部门的,你不要妨碍我们办案。”

        昌振明媳妇听到这话,一下呆住,这时,昌振明使劲冲媳妇眨了眨眼,同时又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昌振明媳妇呆愣了一下,旋即有些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昌振明见状松了口气,知道媳妇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之所以要大声嚷嚷将媳妇吵醒,就是为了让媳妇能第一时间帮他打电话求助。

        很快,昌振明被纪律部门的人带走,昌振明的媳妇接着就拿出手机打电话。

        昌振明媳妇打给的是管志涛,以前丈夫在区里委办工作时就是负责给管志涛服务的,管志涛也是他们家最大的靠山,昌振明媳妇对这些都一清二楚,也明白丈夫刚才的暗示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只能给管志涛打电话。

        电话打通后,昌振明媳妇顾不得跟管志涛寒暄,着急道,“管县长,我们家振明被市纪律部门的人给带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管志涛惊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就刚刚。”昌振明媳妇说道。

        “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吗?”管志涛连忙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纪律部门的人来了就把我们家振明带走了。”昌振明媳妇摇了摇头,又道,“管县长,你可得救救命我们家振明啊。”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管志涛点头道。

        两人没有多聊,管志涛挂断电话后一脸阴沉,市纪律部门的人竟然把昌振明带走了,这对管志涛来说可谓是蛇打七寸,打到了管志涛的要害上,因为昌振明作为他的心腹,知道他太多事情,对方以前在区里委办里跟过他两年时间,管志涛也是因为对昌振明十分欣赏,才提拔到他到区住建局去当副局长,虽然只是个副科,但权力却不小,眼下市纪律部门对昌振明动手,管志涛直觉是冲着他来的。

        沉默了片刻,管志涛这会心里也是慌了,不行,他现在必须赶回市里去找市长徐洪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