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小说 - 网游竞技 - 超能星武在线阅读 - 0828、零

0828、零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超能星武    !

        白色的走廊破碎。

        一具隐藏在白色通道之外的尸体被找到。

        剑光掠过。

        这具尸体被斩为血雾。

        但下一瞬间,那一滴滴的血滴,竟然再度变化。

        和之前相同的一幕再度发生。

        那些血雾血滴,膨胀变大,最后又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尸体。

        尸群拥挤在一个更大的白色空间之内,鲜血从它们的脖颈中冒出来,汇集成为了血海……

        “还我头来。”

        “还我头来。”

        尸体腹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画面,让岳卓然都快被吓尿了。

        李笑非身后有金银双色的剑翼出现,凝滞虚空之中,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没想到,这一剑斩破的只是幻象。

        自己依旧处于对方的领域小世界中。

        同时,他感觉到,刚才一剑斩出之后,饮血剑的力量,再度衰弱了。

        之前吸收汲取的鲜血能量,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足。

        也是。

        不过是尸体分身术而已。

        分的再多,总量都是恒定的,都是【永夜】本尊那么多而已。

        看着眼前的血海,还有涌聚而来的无头尸体,李笑非面色轻松。

        这种看似骇人的画面,实际上并不能威胁他。

        但想要击败这个喜欢搞气氛的对手,就必须先想办法破掉领域小世界。

        他的【轮回绝境】是从【时间秘殿】中得来的神通。

        破解的最好办法,就是撑到cd时间结束。

        所以,眼前的这个白色尸群空间,很有可能也有cd时限。

        只要撑到上限时间到

        来,或许就可以出去。

        但问题是,李笑非必须尽快确定司空雪等人的下落。

        这里虽然是个陷阱,但陷阱也会有真饵。

        所以之前岳卓然看到的画面,很有可能是真的,司空雪和女儿,很有可能真的在这里。

        他必须抓紧时间破局。

        而破局的办法,只有一个。

        李笑非在大脑中飞速地回想自己来到铸器协会的整个过程,将周围的建筑,布局,连同自己到来的时间线,全部都结合在一起。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被诱入这个领域小世界中的呢?

        小世界的触发,应该是自己斩掉【永夜】聂玉成的一瞬间。

        但进入的时间,就未必是此时。

        所以,还必须向前再推理一段时间。

        他思考许久,思路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然后有了决断。

        ……

        ……

        铸器协会。

        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手里端着高脚杯,摇晃着杯内的酒浆,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他表情自信中带着自恋,淡淡地道:“一个只知道使用暴力的莽夫,就算是掌握着帝兵,又能如何?”

        正是【永夜】聂玉成。

        聂玉成虽然只拥有六神境的修为战力,但却可以成为伊甸园在萧狂星区的二号人物,就在于他的算计和布局能力非常恐怖。

        胆大。

        狠毒。

        曾经有一位军方的七变境强者,也在他的算计之下,含恨陨落。

        所以,哪怕是知道李笑非的手中,有传说之

        中的帝兵,他依旧毫无畏惧,反而利用伊甸园的情报,利用岳卓然这个反骨仔,布置下了今日之局。

        饮血剑的能力,他已经算到。

        李笑非的实力,他也已经知晓。

        只要进入他的‘尸山血海’身外领域之中,就可以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耗死。

        到时候,帝兵就是他的。

        “智者的人生,真的是寂寞啊。”

        【永夜】聂玉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就在这时。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既然这么寂寞,那还不如去死。”

        聂玉成陡然一惊。

        他猛然回头。

        却见本该在【尸山血海】身外领域之中挣扎沉沦的李笑非,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

        他张嘴欲说什么。

        眼前骤然一黑。

        下一瞬间,一个淡青色的空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青紫色的天空,雾气缭绕的地面。

        淡紫色的诡异雾气仿佛是来自于九泉之下的阴霾。

        聂玉成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法则,还有精气都在被这个空间无情地掠夺和抽取。

        并不算是巨大的诡异空间,犹如死界。

        啪嗒。

        啪嗒。

        脚步声传来。

        诡谲雾气环绕之下,李笑非的身形,犹如死神的代言人一般,缓缓地出现。

        “这不可能!”

        聂玉成白白胖胖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他知道,自己被拉入了对方的领域空间。

        但问题是,一个明明已经被自己算计了的家伙,明明已经

        被囚禁在自己领域空间里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实现反杀?

        领域空间是六神境强者的专属。

        哪怕是最为弱小的领域空间,一旦成功囚禁对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掌控者都会清楚地知道其内的变化。

        因为掌控者就是这个领域空间的神。

        这是颠扑不破的武道真理。

        所以,即便是李笑非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能够从领域空间中逃脱,那他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啊。

        可这一次,他却毫无察觉。

        一直等到对方主动现身出声,他才惊觉。

        “世界上,永远都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李笑非手中提着饮血剑,一步步地逼近,道:“如果你觉得有,那可能是因为你孤陋寡闻的脑袋瓜,无法企及真正的真理吧。”

        聂玉成面色沉郁,快速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

        但并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嗤嗤嗤。

        五道血色金轮,从他的掌心里飞起,犹如流莺一般快速旋转,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绝对的防御空间。

        同时,一道道金芒,疯狂地流射。

        是毒针。

        金色宛如细芒一般的毒针,暴雨一般地袭向李笑非。

        同样的手段,在这位六神境的强者手中施展出来,威力惊人,杀伤力极其可怕。

        李笑非双手握住饮血剑。

        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手掌,以鲜血浇灌剑刃。

        饮血剑必须饱饮强者之血,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所以,李笑非决定以

        自己的血来喂养它。

        他必须抓紧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击败聂玉成。

        不能有丝毫的意外出现。

        嗡嗡嗡。

        帝道之兵的威力瞬间被激发。

        很显然,李笑非的血液,对于这把剑有特殊的催化作用。

        金银二色的剑芒宛如日月行空般闪耀。

        帝道之力澎湃涌动。

        这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所有的毒针,全部都被牵引过来,于剑尖处绞碎。

        同时,李笑非向前一步。

        一剑斩出。

        一剑。

        破天命。

        依旧是目前他所领悟的最强一剑。

        砰砰砰砰砰!

        五道细微的爆裂声响起。

        环绕在聂玉成身边的五柄血色金轮瞬间爆裂炸碎。

        饮血剑毫不阻碍地刺穿了聂玉成的右胸。

        剑气流溢。

        “噗。”

        聂玉成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神色瞬间萎靡。

        散发出来的武道能量气息,也开始疯狂地坍塌。

        “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不甘。

        自己明明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可为什么,到头来输的还是他自己?

        感受着体内生机和血气被饮血剑瞬间完全控制,他心中突然有一丝明悟。

        帝兵。

        或许,这就是帝兵的威力吧。

        武道至尊,仙帝为峰。

        帝者一怒,星河变色。

        身为六神境‘凡人’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帝者之威力,可笑还自以为是,绝对哪怕是李笑非拥有帝兵,自己依旧可以将其击败。

        帝威,不可测!

        聂玉成感觉到了死亡阴影袭来。

        但李笑非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杀他。

        “我找

        的人,在哪里?”

        李笑非逼问道。

        聂玉成眼睛一亮,道:“那个叫做司空雪的女人吗?她就在这里,虽然铸器协会是布局,但为了吸引你现身,我特意将他们关在这里。”

        “交出他们,我给你一个痛快。”

        李笑非道:“否则,你应该知道,以你的身份,一旦落入军团的手中,会面临着什么样的残酷下场,或者,你也可以尝一尝帝兵饮血剑祭练生魂的滋味,我可以保证,那是连大罗金仙都撑不住的痛苦。”

        “我……”

        聂玉成刚想要说什么。

        突然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

        “我无法将人交出来。”

        他竟是不再惧怕死亡,摇头道:“那是【零】选中的人,是收割者巨擘【死神之眼】选中的人,我就算是将她交出来,也难逃一死,而且,绝对会比落在你们手中死的更惨。”

        李笑非心中一惊。

        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有错。

        伊甸园和收割者阵营在诺克星星门基地的这次大行动,果然是和这一批人有关。

        只是,为什么司空雪等人,居然会有如此重要的价值?

        “【死神之眼】为什么要得到司空雪等人?”

        李笑非追问。

        这里面一定有大秘密。

        【永夜】聂玉成咧嘴凄惨一笑。

        “因为你的那个女人,很重要啊,她的身上,有收割者巨擘【死神之眼】德尔塔想要得到的答案,为此,他不惜亲自降临……哈哈哈,李笑非,我突然有点儿可

        怜你了,因为你这一次,注定救不了自己的妻子,也救不了自己的女儿,哈哈……”

        说道最后,竟是忍不住发出了嘲讽。

        李笑非眼眸之中,寒光一闪。

        噗嗤。

        饮血剑抽动。

        痛彻灵魂的苦楚,瞬间弥漫到了聂玉成全身。

        连灵魂仿佛都在抽搐。

        “啊啊啊啊。”

        他凄厉地惨叫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承受这种痛苦。

        就算是钢铁汉子也不行。

        何况聂玉成并不是真正的铁汉。

        但他也只是惨叫。

        依旧不愿意透露司空雪等人的下落。

        李笑非直接撤去【轮回绝境】。

        他以饮血剑挑着聂玉成,回到现实世界,开始在铸器协会建筑内疯狂地寻找。

        可是,将这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司空雪等人的踪影。

        他甚至感觉到了,在一个密室之中,餐留下了司空雪和女儿的气息。

        但却已经被转移了。

        “说,人被送到了哪里?”

        李笑非剑挑聂玉成,耐心逐渐丧失,怒喝道:“快说。”

        “咳咳咳咳……”

        聂玉成咳血,惨笑:“我也不知道啊,嗬嗬嗬嗬,以我的权限,最多也只能借她们用一用,来诱捕你,哪怕是在借用过程中,【零】也会亲自监视,绝对不会允许出现任何意外,在你现身铸器协会基地的瞬间,她们就被【零】转移走了。”

        【零】!

        伊甸园在萧狂星区的首脑。

        真正的掌控者。

        一个笼罩在所有人头顶的阴影。

        数百年以来,不论是军方,还是民

        间,甚至连伊甸园的组织内部,都有一些人想要将其推翻杀死。

        但他却永远活着。

        那些尝试杀死他的人,都死了。

        【永夜】聂玉成这样阴狠毒辣、且对权势无比热衷的人,都只能老老实实地雌伏在【零】的脚下选择听命,可见【零】的强大与可怕。

        李笑非从楚家要来的关于伊甸园的各种情报信息中,关于【零】的描述很多,但却都只是反复地在阐述他是如何恐怖如何强大,却很少有关于其真实信息的证据。

        “你是说,【零】刚才一直都在?”

        李笑非寒声问道。

        “他,无所不在。”

        聂玉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敬畏。

        嘶哑的声音,配合着这种将死的语气,使得这句话充满了惊悚的气息。

        “他在星门基地的落脚点在哪里?”

        李笑非追问。

        不管【零】如何强大,都必须找到他,击败他,救回自己的妻女。

        “他,无所不在。”

        聂玉成的回答,依旧是这一句如信徒祈祷般的低吟。

        李笑非有些动容。

        很显然,阴狠毒辣的聂玉成是一个怕死怕疼的人,刚才他几乎都要屈服了,但一想到【零】,巨大的恐惧突然就让他战胜了肉身和灵魂的痛苦。

        到底是有多害怕一个人,才会因为这种害怕而不惧死亡和酷刑?

        “那换个问题。”

        李笑非道:“我怎么样才能找到他?”

        聂玉成挣扎着看了李笑非一眼,突然眼神中居然流露出一丝同情之色:“你不

        用去找他,因为他会来找你,他一定会来找你的。”

        说完,有一歪。

        他死了。

        生机断绝。

        魂飞魄散。

        李笑非一惊。

        他并不打算杀聂玉成。

        因为还要拷问情报。

        甚至把他交给军方,对于摧毁萧狂星区之内的伊甸园势力,也有着绝对重要的意义。

        但聂玉成却死了。

        因为他想死。

        他突然就不想活了。

        在连续回答了李笑非的问题之后,聂玉成自己的思路,突然就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他知道这一败,自己再无生的可能。

        所以,不如速死。

        伊甸园的高层,掌握着一种想死就死的秘术。

        源自于收割者阵营的智慧始祖。

        这也是无数年原来,星河人族哪怕是有武道仙帝坐镇,依旧难以将伊甸园完全连根拔除的重要愿意之一——无法在重量级俘虏的身上获得情报信息。

        李笑非催动饮血剑。

        嗡嗡嗡。

        剑意流转,瞬间就将聂玉成的气血精神和能量完全吸收。

        一抹飞灰随风飘散。

        下一瞬间,伴随着聂玉成的死,【尸山血海】身外领域也崩塌瓦解。

        噗通。

        一个满身是血的身影,从半空中坠落,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他惊恐万状地挣扎,哀求,似是已经被尸群给吓疯掉。

        是岳卓然。

        很显然,在李笑非利用【时间秘殿】的空间奇点能力,从【尸山血海】之中轻松脱离之后,失去了聂玉成控制的无头尸体们,在领域小世界里对

        岳卓然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摧残。

        李笑非一剑斩出。

        噗。

        斩灭了岳卓然的身形和灵魂。

        气血精神能量被饮血剑吸收。

        这位萧狂星区顶级世家岳家最优秀的接班人之一,步了聂玉成的后尘,化作一蓬飞灰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李笑非提着剑,站在原地,心情并不好。

        与妻女失之交臂的遗憾,让他有一种大杀四方的冲动。

        正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

        那是战争警报。

        李笑非快步来到门外,抬头看去。

        顿时不由得瞳孔微缩。

        透过星门基地的阵法穹顶,可以清晰地看到,远处那空间传动锚点周围,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收割者军队,宛如蝗虫潮水一般,朝着星门基地汹涌而至。

        入侵,再度降临。

        哪怕李笑非来诺克星区不久,但他也看得出来,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收割者军队进攻。

        难以被封印的空间冲动锚点,就像是一口巨大的沸腾着的开水锅,空间元素不断地翻滚。

        一头头狰狞恐怖的‘史前生物’,一艘艘闪烁着死亡能量光芒的战舰,从锚点之中不断地钻出来。

        几乎是在警报声响起的数十秒之后,人类军队布置在锚点周围的封印、拦截阵法和炮火矩阵,瞬间就被摧毁了大半。

        李笑非倒吸一口冷气。

        收割者们要发动最后的总攻了吗?

        刺耳的警报声,在星门基地内各处连续不断地响起。

        金属打造的巨型基地,开始分解,变形,

        组成了战斗模式。

        这是星门基地最强也是最后的战争手段。

        同时,一道道流光,宛如夏夜的萤火虫般,从星门基地和并不遥远处的诺克星球上腾跃而起。

        人类的顶级强者,第一时间选择了迎战。

        然后,才是各种战舰,以最快的速度升空,加入战场。

        混乱中带着秩序。

        秩序中流露出勇气。

        李笑非提着饮血剑,毫不犹豫地腾空而起。

        参战!

        在这一瞬间,唯有杀戮,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无数道流光掠过星空。

        李笑非是其中之一。

        他如今四极境的实力,在这样的战场之中,显得微不足道。

        但他手中的帝兵饮血剑,却绝对是足以扭转战局的关键。

        剑气横空三千里。

        金银二色的光焰所过之处,一头头兽性收割者化作爆裂的血雨,湮灭在了宇宙真空之中。

        吸收了鲜血力量的饮血剑,威力再度暴涨。

        李笑非感受到了饮血剑的欢欣雀跃。

        那是对于战争的兴奋。

        对于鲜血的渴望。

        他再度挥剑。

        剑光掠过星河,将三艘智慧派收割者的战舰直接斩爆。

        恐怖的连环能量爆炸,瞬间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战舰中的收割者,一具具宛如人身蜥首的收割者尸体,犹如尘埃一般,漂浮在战场之内。

        李笑非突进的速度很快。

        转眼之间,他就冲到了最前面。

        饮血剑不断地斩出。

        大片大片的敌人被斩杀。

        “那是何人,如此凶悍?”

        “哪里来的强者?”

        “难道是战

        部隐藏的高手吗?”

        战斗中的人族强者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精神大振。

        士气狂飙。

        萧诗战部的猛将,还有那些各大协会、商会的强者们,顿时下意识地朝着李笑非的方向靠近。

        以李笑非为中心,朝着收割者大军反击。

        收割者的阵营,永远都分为智慧派系和野性派系。

        一般而言,在星河之内的每一场战争之中,都会同时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势力出现。

        野性派系的收割者,全部都是以身躯和本能战斗的野兽,长相千奇百怪,保持着绝对的兽化身躯,智慧并不高,很容易被当成是炮灰,永远都冲锋在最前面。

        而智慧派系的收割者,则和人类相似,创造了战舰,机甲,掌握着强大的力量,拥有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往往是战争的指挥着。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进化方向,似乎是永恒地在验证着什么。

        而令很多人类学者感到无法理解的是,在收割者种族历史的漫长繁衍进化时期,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进化路线生物,大部分时间都可以保证彼此配合和谐。

        在眼前的这场战争中,就是如此。

        野兽,战舰。

        他们之间的配合非常娴熟。

        有独特的战术,战阵。

        如果不是李笑非的突然爆发出现,那么战局对于星门基地的人类来说,无疑会非常的艰难和危险,驻扎在这里的萧诗战部虽然强悍,但是在这样的攻势面前,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